玄一被凤凰族族长的神境世界包裹,入坠泥沼,彻底被压制。只能且战且退,施展各种神通,欲要逃出去。

“你们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想将雷族和量组织也得罪?就凭赤蜈族和凤凰族,吃得下吗?”

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和凤凰族族长交手,修为差距太大,正面硬碰,无异于自寻死路。唯有冲出神境世界,才有脱身的机会。

“这里是百族帝陵!一旦吴道将赤蜈族自古传承下来的一座座神阵开启,你们是逃不掉的。”

凤凰族族长依旧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身上神力雄浑,只需心念流转,就能施展出种种神通大术,打得玄一狼狈不堪。

只见,荒天和千骨女帝从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冲出去,不断击穿天盛君神境世界中的规则。

很显然,天盛君对张若尘的兴趣更大一些,没有去拦截荒天和千骨女帝。就算强行分出神念拦截,也不可能拦截得住。

天盛君的笑声,逐渐狞然,身体站在原地不动。一条妖气和尸气凝聚而成的蜈蚣虚影,从他体内飞出,撞向张若尘。

张若尘定住身形,立即后退,如同早就计算好了一般,反应极快。下一瞬,他已出现到血海边缘,避开蜈蚣虚影的这一击。

张若尘根本没有想过,要和天盛君正面硬拼,只需要牵制就行,为荒天和千骨女帝脱身创造机会。

被石斧和无间神剑击中的地方,涌出大量阵法铭纹。铭纹扭缠最密集的地方,飞出一道道刺目的光束,反击荒天和千骨女帝。

天盛君哼了一声:“赤蜈族的历代神灵,都会在帝陵中留下神阵,神阵数量之多,远超你们想象,一旦完全开启,想要闯入帝陵,难如登天。而想要逃出帝陵,则要更难十倍。你们谁都别想走!”

在神气的催动下,逆神碑飞向刚才被石斧劈出的那道深深裂痕。裂痕周围的阵法铭纹,立即变得虚淡。

这是用百足大帝的百足,炼制出来的战宝,不仅蕴含恐怖的穿透力,而且尸毒浓厚。一旦沾上,如跗骨之蛆。

千骨女帝出现到荒天身前,以手指天,引来源源不断的时间规则,化为一道时间屏障。

荒天挥斧出去,爆发出神尊伟力,如同天河撞大地,将百足帝陵从内部劈开,出现一个直径数千丈的窟窿。

荒天和千骨女帝飞在神力光束中,冲出百足帝陵,直向帝陵顶端的一片宫殿杀去。

荒天挥斧劈出,玄一虽早有提防,却依旧难挡,被一斧打得沉入地底,身上本就破损的神衣,直接炸开,化为碎片。

凤凰族族长从帝陵窟窿中冲出,看了一眼地上的荒天和玄一留下的痕迹,继而目光抬起。

百族帝陵中,天盛君依旧镇定,只要将张若尘和地鼎留下,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值得。不过,也需要速战速决了!

“三打一,其实你们的确是有胜算。但他们两个走了,小辈,本君这就来送你上路!”

天盛君引动一根根赤红色尖刺,刺上散发出来的光华,凝成一片绚烂的云彩,压向站在血海海面的张若尘。

岛上生长有一株参天神树,树下盘坐一尊身披银白色神袍的枯骨,一只手捏剑指,一只手持树枝。

张若尘挪移进悬空岛中,闯入枯骨自身蕴含的剑道场域中,顿时,眼前景象巨变,天地间亿万柄剑在飞舞,剑鸣声交织成唯美的乐章。

张若尘盘坐到剑祖对面,与枯骨做出相同手势,闭上双目,调整心绪,继而引动自己修炼出了的剑魄。

枯骨的眼眶,立即浮现出璀璨剑芒,骨身周围亮起密密麻麻的始祖神纹,强大的气场席卷天地。

张若尘依旧盘坐在地,枯骨却缓缓站起身,身上的银白色神袍迎风招展,右臂的骨手虚握。

天盛君打出的所有防御手段,尽不可挡,被白色剑光斩中,身体飞出去,撞击在百足大帝残体的甲壳上。

他本是化为了人类形态,但此刻,却被打回原形,皮肤变成红色的壳,头颅也变成蜈蚣的狰狞模样。

天盛君双目血红,看着站在神树下的那具枯骨,冷凛道:“剑骨!传说中的剑骨,终于出世了!好,好得很。”

张若尘的声音,从剑祖枯骨头顶的剑魂中传出,道:“今日我便用剑祖之剑,斩了你!”

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从他体内释放出来,化为一座庞大的神力漩涡,隐隐间,形成了一股大自在无量级别的气息。

手中神剑直劈而下,剑芒宛如连接天地的光柱,撕开天盛君凝聚出来的神力漩涡,所有规则全部被斩断。

天盛君的神躯,被一分二,彻底化为原形,变成两半巨大的赤红色蜈蚣,坠入血海中,掀起大浪。

但,剑祖枯骨劈出的这一剑,却斩开了夜土和虚无世界,形成一道数百里长的裂痕。

天盛君被这一剑惊得彻底失去战意,两半残躯急速收缩,顺着空间裂痕,冲入虚无世界。

天盛君意识到了原因所在,剑骨代表的,不只是剑祖残力,还有张若尘的修为叠加在里面。

血叶梧桐将虚无世界映照成了血红色,树枝和叶片摇晃,洒落绯红的血雨,雾茫茫的。树下,站着一位戴着面纱绝丽女子,在那里不知已经等了多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