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尊很平静,淡淡的道:“本尊和赤目神王都伤得很重,而且痛失战宝,短时间内,怕是没办法再出手。”赤目神王眼神笃定,从容道:“殿主应该很快就会驾临幻灭星海,到时候,张若尘和花影轻蝉谁都逃不掉。”九螭神王心中通透,知道因为刚才的事,白尊和赤目神王很不信任他。说出冥殿殿主将驾临之类的话,还有震慑他的意思。九螭神王笑道:“张若尘和花影轻蝉难道会乖乖留在原地,等冥殿殿主找上他们?我们若是不及时出手,他们必然会逃回天庭宇宙。到时候,你们再想夺回神器、神衣就难了!”九螭神王又道:“退一步讲,就算冥殿殿主及时赶到,拿下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你们最多也就只能拿回神器和神衣,还得背负一个无能的名声。”“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身上最珍贵的是什么?夺取到任何一样,对我们都有无穷好处。”白尊心中已做出决定,但依旧表现出不为之所动的神色,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利用我们?”九螭神王道:“说利用,未免太伤感情。我们这是各取所需,齐心协力,为地狱界斩去未来之大敌!再说,我们已经与张若尘结下死仇,现在有机会,却不杀他,将来我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以张若尘的修炼速度,要达到大自在无量,应该不会花费太久时间。到时候,他们还有能力从张若尘手中逃掉吗?九螭神王道:“老实说吧,本座寿元无多了,就是想了张若尘,将他夺舍,看他的一品神道是不是那么玄妙,能不能助本座冲破乾坤无量的桎梏,活出新生。”“至于别的宝物,谁夺到算谁的。二位都是果决之辈,相信心中已经有决定!”赤目神王眼中浮现出寒芒,道:“好,我们二人可以助你!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都不是寻常的乾坤无量初期,要对付他们,必须分而击破。不伐勇,当伐谋。”赤目神王则取出一枚珍藏多年的神丹,吞服进嘴里,弥补损失的血气和神灵物质。这与直接吞噬神王之血有很大区别,地鼎是先用本源的力量,将神王神血分解成本源微粒,再重新凝聚。地鼎,就是将神王打回天地本源状态,炼成丹药,如先天神药一般。斩了与神王的联系,去了驳杂和怨气,只保留下凝练的精华。张若尘又运转无极道法,四象运转,抽走雷祖留在千骨女帝体内的太劫神雷残力。女帝手臂和背部的雷电创伤随之恢复,肌肤重新变得晶莹剔透,如同仙玉般细腻润泽,既是冰山美人,也是神女临凡尘。女帝将始祖神行衣和铜制门板,还给了张若尘,道:“我们得尽快离开幻灭星海!羌沙克、冥殿殿主,甚至是二大人,都有撕开离恨天与真实世界屏障的力量,随时可能降临。”“放心!五龙神皇、龙主、冰皇、崖主,他们皆在离恨天,羌沙克和冥殿殿主他们想脱身追来幻灭星海,并非易事。再说,我有始祖神行衣,又已四象圆满,只要藏身虚空,一定距离外,二大人来了也未必找得到我。”与那些宇宙级老古董相比,的确是有差距,但,却也有属于他自己的保命手段。当初阿乐和桃花本来已经避世,但听闻张若尘遭遇厄难,于是,冒着极大危险,去了星桓天的附近星域寻他。在你坠入深渊,还能冒着死亡风险,进入深渊寻你的,必然是挚友。值得一生珍惜!边荒宇宙太远,来一次不容易,张若尘很想抱一坛酒,在星辉满天的夜晚,去寻他们,看看他们幸福的隐居生活。隐居边荒,远离是非,与自己最爱的人待在一起,不必每天打打杀杀,不必随时担心

万古神帝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