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尊很平静,淡淡的道:“本尊和赤目神王都伤得很重,而且痛失战宝,短时间内,怕是没办法再出手。”

赤目神王眼神笃定,从容道:“殿主应该很快就会驾临幻灭星海,到时候,张若尘和花影轻蝉谁都逃不掉。”

九螭神王心中通透,知道因为刚才的事,白尊和赤目神王很不信任他。说出冥殿殿主将驾临之类的话,还有震慑他的意思。

九螭神王笑道:“张若尘和花影轻蝉难道会乖乖留在原地,等冥殿殿主找上他们?我们若是不及时出手,他们必然会逃回天庭宇宙。到时候,你们再想夺回神器、神衣就难了!”

九螭神王又道:“退一步讲,就算冥殿殿主及时赶到,拿下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你们最多也就只能拿回神器和神衣,还得背负一个无能的名声。”

“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身上最珍贵的是什么?夺取到任何一样,对我们都有无穷好处。”

白尊心中已做出决定,但依旧表现出不为之所动的神色,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利用我们?”

九螭神王道:“说利用,未免太伤感情。我们这是各取所需,齐心协力,为地狱界斩去未来之大敌!再说,我们已经与张若尘结下死仇,现在有机会,却不杀他,将来我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以张若尘的修炼速度,要达到大自在无量,应该不会花费太久时间。到时候,他们还有能力从张若尘手中逃掉吗?

九螭神王道:“老实说吧,本座寿元无多了,就是想了张若尘,将他夺舍,看他的一品神道是不是那么玄妙,能不能助本座冲破乾坤无量的桎梏,活出新生。”

赤目神王眼中浮现出寒芒,道:“好,我们二人可以助你!但,张若尘和花影轻蝉都不是寻常的乾坤无量初期,要对付他们,必须分而击破。不伐勇,当伐谋。”

赤目神王则取出一枚珍藏多年的神丹,吞服进嘴里,弥补损失的血气和神灵物质。

这与直接吞噬神王之血有很大区别,地鼎是先用本源的力量,将神王神血分解成本源微粒,再重新凝聚。

地鼎,就是将神王打回天地本源状态,炼成丹药,如先天神药一般。斩了与神王的联系,去了驳杂和怨气,只保留下凝练的精华。

张若尘又运转无极道法,四象运转,抽走雷祖留在千骨女帝体内的太劫神雷残力。

女帝手臂和背部的雷电创伤随之恢复,肌肤重新变得晶莹剔透,如同仙玉般细腻润泽,既是冰山美人,也是神女临凡尘。

女帝将始祖神行衣和铜制门板,还给了张若尘,道:“我们得尽快离开幻灭星海!羌沙克、冥殿殿主,甚至是二大人,都有撕开离恨天与真实世界屏障的力量,随时可能降临。”

“放心!五龙神皇、龙主、冰皇、崖主,他们皆在离恨天,羌沙克和冥殿殿主他们想脱身追来幻灭星海,并非易事。再说,我有始祖神行衣,又已四象圆满,只要藏身虚空,一定距离外,二大人来了也未必找得到我。”

当初阿乐和桃花本来已经避世,但听闻张若尘遭遇厄难,于是,冒着极大危险,去了星桓天的附近星域寻他。

在你坠入深渊,还能冒着死亡风险,进入深渊寻你的,必然是挚友。值得一生珍惜!

边荒宇宙太远,来一次不容易,张若尘很想抱一坛酒,在星辉满天的夜晚,去寻他们,看看他们幸福的隐居生活。

隐居边荒,远离是非,与自己最爱的人待在一起,不必每天打打杀杀,不必随时担心遭遇强敌,不必承担太大的压力,背负一座大世界生灵的生死荣辱,可以睡得很安稳,

但张若尘又很担心,担心自己去了后,会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会带去灾难,心中颇为犹豫。

有散发紫色魔焰的蜘蛛,有青色神龙,有山岭大小的赤红色蜈蚣,有盘踞在一片氤氲云团中的凤凰……

它们身上妖气很浓,但与南方宇宙那些妖族的气息又有一些不同,要阴森黑暗一些。

千骨女帝红唇微启,道:“幻灭星海以金乌、凤凰、赤蜈、神龙、白狐、魔蛛六大族为主。此外,还有一些在天庭宇宙和地狱界待不下去的修士,与他们的后裔。总之,小型族群很多,但都不成气候。”

张若尘终究还是太年轻,对宇宙中的许多秘事都不甚了解,问道:“这六族,与南方宇宙妖族的那几族是什么关系?”

千骨女帝道:“传说,在极其遥远的过去,南方宇宙最强大的妖族,就是这六族。”

“确切的说,那个时代,妖族天下无敌,六族统治着整个宇宙,每一族都有巅绝强者坐镇。比如,百足大帝、十二尾天狐、蛛后的传说,便是从那个时代流传下来。”

“那个时代,还出了一位超越百足大帝、十二尾天狐、蛛后的惊世人物,要破六族的统治之局,重新制定宇宙规则。”

“但,似乎也是出生妖族!这就是传说矛盾的地方,那位即出生妖族,却要颠覆妖族。”

“据说,最后是六族联手,在边荒宇宙,与那位惊世人物和他所在的种族展开决战。六族的六大至强,付出了惨烈代价,才将那位惊世人物重创,可惜无法杀死,只能封印在夜土。”

“此后,六大至强亲自坐镇夜土。与六大至强一起留在边荒宇宙的六族军队,便是现在幻灭星海六族的先祖。”

“尽管已经过去了无尽岁月,但六族依旧遵照祖训,守在夜土外,世世代代,永不离开。”

“当年那一战,六族赢了,但却是残胜。加上六大至强坐镇夜土,无法离开,不久后,天庭宇宙和地狱界便发生了旷日持久的动乱。随着六大至强相继逝去,六族统治宇宙的时代,宣告落幕。”

千骨女帝继续道:“多年分离,幻灭星海的六族,与南方宇宙的六族,早已没了联系,完全是相互独立的状态。你看,他们与你以前见过的龙族、凤凰、狐族,是不是有很大的不一样?”

“其实是受到了夜土的影响!天庭和地狱界的修士,现在都不称他们是妖族,而称夜妖。”

张若尘倒没想到,宇宙中还有这么一段往事,果然世间诸事都有存在的脉络可寻,传说可以与现实映照。

根据血绝战神所说,它的上一代主人,乃是石叽神星众多势力之一烂臣海的主人,石斧君,愚三解。

因为六方天尊鼎的六只鼎足上的兽纹雕痕,对应的就是金乌、神龙、凤凰、魔蛛、白狐、赤蜈。

传说,便是石斧君那样的修为,对六方天尊鼎的器灵都很忌惮,一直不敢将其唤醒。

这也是张若尘为什么明明猜测六方天尊鼎可能是九鼎之一,却不敢祭炼器灵和进入鼎内空间的原因。

上一次,因为好奇心,就放出了绯玛王,导致乱古魔神出世,闹得宇宙大动荡。张若尘心里多少是有些发虚,很愧疚。

当然他现在四象圆满,算是正式踏入无量,许多以前不敢做的事,现在倒是可以尝试。

只见,夜妖各族的神级生灵退散开,两道身影从他们中走出,直向张若尘和千骨女帝而来。

赤蜈族长,长着人类身形,有头颅和双足,但皮肤像神甲一般坚硬,长有上百只赤红色手臂。整个人,像一朵红色的菊花。

白狐族长,美艳绝伦,身上有成熟风情,发髻高盘,金簪步摇,身材极为出众,胸臀圆润得不像话。

她赤着双足,衣袖挥洒间,香雾飘在虚空,给人翩若惊鸿之感。本是在疗伤的蚩刑天都看呆了!

白狐族长和赤蜈族长并非与世隔绝,在来之前就收集了消息,心中有大致判断,能猜到张若尘和千骨女帝的身份。

白狐族长笑靥满面,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样子,白皙脸颊浮现一抹迷人的红晕,道:“恭喜若尘界尊和千骨女帝破无量境,登神尊位。二位大驾光临幻灭星海,不知所谓何事,可有我狐族帮得上忙的地方?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本座乃是狐族族长,苏韵。”

苏韵和吴道都是乾坤无量境界的修为,是白狐族和赤蜈族的老祖,常年坐镇夜土。

边荒宇宙的消息很滞后,但张若尘和千骨女帝都是这个时代的天骄,做出了不少大事。

张若尘笑道:“二位族长不必担忧,我们是从离恨天无意间闯入星桓天,没有别的目的,很快就会离开。苏族长若是真想帮忙,倒是可以帮我们找找白尊和赤目神王的踪迹,与我们联手,除掉冥族这两个大祸。冥族神灵做事,可是狠辣至极。”

张若尘倒也不为难他们,道:“先前交手时,对幻灭星海的生灵造成了一定死伤,本界尊表示十分抱歉。希望二位能够理解!”

都是封王称尊的强者,早已视众生为蝼蚁,只要不是刻意杀戮,在交手中,余波镇死了一些生灵,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来了幻灭星海,二位可愿去狐族做客?”苏韵发起邀请,目光在张若尘身上流转,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眼眸中,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驾车的,是一位浑身石皮的男子,看上去三十来岁,饱经风霜。他身上气息强大,修为深厚,绝非泛泛之辈。

“是石斧君,愚三解。原来,他逃到了幻灭星海。”千骨女帝一语道破驾车男子的身份。

张若尘的目光,却落在那口黑色棺材上,生出微妙的感知。顿时,刚刚破境的喜悦消失得干干净净,眼神快要凝固,心向深渊坠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