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出头的“年纪”,“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和“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为当今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从文学发烧友“为爱发电”,到逐渐从作品思维向IP思维转变,探索出一条IP商业化之路,再到代表新生代中国文化出征海外,中国网络文学已然成为文化产业重要的生力军、成为IP源头的中坚力量。

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产值达372亿元,网络文学继续发挥源头和核心作用,拉动下游文化产业,比如影视、动漫、游戏、有声阅读等总产值超过10000亿元。

近日,由中国经济信息社编制的《新华·文化产业IP指数报告(2021)》(以下简称《IP指数报告》)正式发布,指数结果显示,当前我国互联网原生IP崛起,为产业发展注入新活力,其中网络文学作品已经成为其他文化领域创作的重要生产资料。

从指数TOP50的IP类型来看,文学类IP入围超过半数,其中网络文学IP表现十分惊艳。不仅有观众熟知的《斗罗大陆》《庆余年》等重量级IP,也有《诡秘之主》这样潜力巨大的IP。《IP指数报告》显示,文化产业IP综合表现TOP50中网文原生IP占比最高,达到40%,这一占比在TOP20中也达到了40%。

近年来,网文IP的发展告别了野蛮生长阶段,逐渐回归理性,进入更加规范化、体系化的开发阶段,网文IP的“源头”价值持续强化,具体体现在四个层面。

第一,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文学具有门槛低、交互性强、轻量级的特点,已经成为一个故事素材创意较为集中的平台。以阅文集团为例,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阅文已经拥有1390万部作品储备,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为平台海内外发展积累了强大的原生动力。

第二,经过20多年的发展,经过动漫、影视等具备更大用户基础的文化形态改编,网文IP的源头价值不断被放大,不断实现对原生内容的反哺,推动网文的商业模式趋于成熟。

第三,进入移动互联时代,良性的网文生态正在形成,潜力作家、优质作品不断涌现,平台动能持续被激发。

第四,网文头部IP优势集中凸显。阅文知名作家唐家三少在起点中文网连载的《斗罗大陆》位居首位,分数表现遥遥领先。而且随着IP生态链的不断发展,在头部IP全链路开发逐渐落地后,越来越多知名网文IP合力助推多维度立体开发走向常态。

《斗罗大陆》《流浪地球》分列第一、第二位,处于头部梯队。位于榜首的《斗罗大陆》2008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以网络文学为源点,经过长期布局,被改编为漫画、游戏、动画、真人剧等多种文化产品,不断与用户建立情感关联,实现了经典IP的不断衍生、价值升级,获得了粉丝和业界的高度认可。

其衍生的动画作品,从2018年1月20日至今,每周一集,从未断更,获得了大量粉丝的喜爱,成为国产动漫的标杆之作。2021年2月份,由肖战、吴宣仪主演的真人版《斗罗大陆》和奇幻动画《斗罗大陆 第一季 Part.8》先后上线,两部作品热度口碑都有不俗表现。真人版剧集豆瓣评分人数超过78万,截至目前依旧是2021年剧集市场的人气巅峰之作。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上榜作品中,网文原生IP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品质上,亦或是衍生潜力上,都呈现出明显的优势。TOP5中网文原生IP占据4席,除了《流浪地球》以外,《斗罗大陆》《庆余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魔道祖师》等都是沉淀多年,粉丝基础雄厚,改编的剧集作品都在市场上掷地有声。此外,《武动乾坤》《逆天邪神》《三生三世枕上书》等上榜的网文IP,也都凭借自身的特色吸引了一批忠实粉丝。

20多年风风雨雨,中国网络文学已经积淀了巨大的能量,成为了多维文化衍生的重要源头,文化的精神价值和产业价值日益凸显。

一路走来,在头部平台的带动下中国网文生态不断完善,网文行业已经从最初为爱写作的1.0阶段进入到产业生态高质量建构的3.0阶段。

如果以网文和IP的关系为参考,截止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大致可以划分为3个阶段。

这12年,中国网络文学出于起步阶段,虽然也有零星的改编作品,但此时“IP”概念还在孕育之中。我们姑且将这一纪称为“前IP时代”。

中国的网络文学,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而产生的,更是一群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因爱而生的产物。1998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造成全球华文地区的痞子蔡热潮,网络文学时代正式开启。

此后一大批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向网络集结,一大波网络文学平台涌现出来,人们为爱发电,不计得失。

榕树下、西祠胡同、屋、书路、西陆、天涯、红袖添香、龙的天空、潇湘书院、幻剑书盟等相继成立。不仅汇集了韩寒、安妮宝贝、郭敬明等一批知名作家,还涌现出了飞凌,rly,杨雨,今何在等原生网文作者。《大唐双龙传》《星战英雄》等连载作品成为早期各书站吸引流量的杀手锏。

然而,光靠热爱是无法支撑平台运转的,如果无法变现,那份热爱或许难以长久。于是在这个时期,也出现了一些商业化的尝试。

在这一年,时任腾讯副总裁的程武在业界首倡以IP构建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网络文学以及日后和其密切相关的影视、动漫、游戏等,都成为重点板块。

“网络文学”和“IP”在这一年正式相遇了。网络文学行业从作品思维模式正式向IP构建的思维模式转变,结束了“散打”授权模式,开始以“网文IP”的身份“集中”发力。

有数据显示,2011年盛大文学售出版权作品651部,其中影视改编版权74部;而2012年,仅前三季度,就有75部网文小说售出影视改编权。

然而因为内部暗流,彼时网文界巨头盛大文学在多次IPO失败以后,盛极而衰。随着盛大文学被抛售,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IP价格飙升,中国网络文学又进入了新一轮整合。

2014年年末,腾讯文学以高达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盛大文化,2015年3月,腾讯文学和原盛大文学整合成今天我们熟知的阅文集团,正式上线。

随着BAT全面入局网文领域,中文在线、掌阅科技、阅文集团先后上市,网文平台的大规模“IP汇流”暂时趋缓,随之而来的便是以网文IP为基础的影视改编内容、IP全产业链开发大战。

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时间,影视市场上,尤其是剧集领域,网文IP改编作品形成霸屏之势。网文IP野蛮生长,无论是什么级别的网文,只要贴上一个“IP”的标签,就有人敢炒到天价。

2017年下半年,影视行业开始预冷,红极一时的网文IP也开始进入“退潮阶段”。

2018年4月,程武在“泛娱乐战略”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新文创”的全新战略构思,致力于通过更广泛的主体连接,推动文化价值和产业价值的互相赋能,共同打造中国文化符号。

伴随着影业、动漫、游戏、电竞等业务布局完善,网文IP的多领域共生迎来一轮爆发。在网文影改维度,诞生了《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等深受观众喜爱的作品;在网文漫改维度,《斗罗大陆》《魔道祖师》《天官赐福》给我们带来惊喜;在游戏维度,以《穿越火线》为灵感改编的剧集作品,上线后口碑高开高走,豆瓣评分稳定在8.0。

网络文学行业逐渐回归理性,潮水退去后,大浪淘沙,会发光的还得是真金。静下心来,沉淀自我,优质网文IP在寒冬之中重新绽放出了光芒。

2018年底,跨年大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让有些许冷清的网文IP市场,看到了冬天里的一把火。2019年暑期,《陈情令》《全职高手》《亲爱的,热爱的》等多部网文IP改编的作品爆火,同年11月由网文IP改编的影视剧《庆余年》开播,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在2019-2020年播放量总计105.13亿,是2020年有效播放量全网第一的连续剧。2020年开年的《三生三世枕上书》、2021年播出的《斗罗大陆》等高热度IP改编的作品同样获得了受众认可。

在网文2.0时代,IP思维越来越清晰,网络文学IP的源头影响力也持续爆发。在新华社瞭望智库发布的《2017-2018年度IP评价报告》里,参与评审的274个IP中,文学原创IP占比最高,网文IP颇受市场青睐;在《2018-2019年度文化IP评价报告》中,不仅《流浪地球》这样的传统文学IP受市场追捧,《香蜜沉沉烬如霜》《如懿传》等网文IP在寒冬中重新绽放。

在这期间,程武将2011年提出的“泛娱乐”战略,升级为了“新文创”战略,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为“大阅文”战略升级打下了基础,也助推网文行业的发展步入3.0阶段。

3.0阶段:“大阅文”战略升级,变局之中育新机,寻找IP开发提质增效之路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网文行业经历了又一次巨变,正式开启了网文3.0的序幕。

关键部分在一定条件下对整体起着决定性作用。在网文行业这种“决定性”体现得也十分明显。就像阅文,作为网络文学行业的“领头羊”,作为“新文创”战略打造IP的先头部队,如何在在变局之中开新局、育新机,对行业来说极为重要。

在前几天的“新文创周”启幕活动——阅文年度发布会上,身份转变为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的程武,宣布“大阅文”战略升级,明确阅文将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大阅文”战略升级,对于阅文来说是再次踏上新的征程,对于中国网络文学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新的起点。

人才是根本中的根本。网络文学行业从诞生之初就是因为一群热爱文学的年轻人,能够挺过最艰难的时刻也全靠着一群真心热爱创作的人为爱发电。

可以说在网文行业,优质作者是行业发展的基础力量。留住大神级作者,努力挖掘培育有潜力的新人,已经成为各网文平台从源头发力的一大策略。

在经历了管理层变革后,阅文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构作家生态。发布行业第一个“单本可选新合同”,通过升级福利政策、成立阅文起点创作学堂等多种方式去服务作家。从与作者的新型关系建构入手。2020年,超过90万名作家新加入了阅文,一些曾经出走的大神作家,也在新合同发布后回归阅文。

程武表示:“在全新战略下,网络文学业务将着力夯实内容底盘,旨在培育出满足更广泛用户需求的好作品,并带给作家带来更长期的收入;‘大阅文’战略推动IP生态链进入实践环节,把人才、资源、不同内容业态有机结合起来,做好IP的顶层设计和落地开发。”

与此同时,“大阅文”也将加大投入,挖掘、培育和助力更多IP产业中的人才,包括漫画家、导演、编剧等等。6月3日,第六届阅文原创IP盛典上,阅文旗下中外知名作家与荐书大咖团、产业合作伙伴齐聚上海浦东,迎接属于网络文学的荣耀时刻。

阅文集团大神作家卖报小郎君创作的《大奉打更人》一举囊括了“年度最佳作品”、“年度男频人气十强”、“年度东方幻想题材作品”及“年度影视改编期待作品”四项称号,成为本次盛典最亮眼的作品之一。被誉为 “言情天后”的阅文集团白金作家叶非夜则获得“年度最佳作家”称号,会说话的肘子获得“年度荣耀作家”称号。

作者是作品的创作主体,作品是体现作者创作水平的载体,两者荣辱与共、密不可分。

从当前网文行业的内容创作来看,单本内容精耕细作,行业题材多元拓耕两大态势。

单本内容精耕细作,即每一次创作作者都需要置身其中,全身心投入,稳扎稳打建构自己的文字世界。

行业题材多元拓耕,这两年表现尤为明显。《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网络文学的题材结构进一步优化,现实题材占比进一步提高。在各大网站平台发布的年度新作品中,现实题材作品占60%以上。抗疫与医疗、脱贫致富、工业与服务业等创业题材,成为2020年现实题材的突破点。

本届《IP指数报告》中上榜的网文IP类型也十分多样。除了位居头部的东方玄幻类IP《斗罗大陆》《庆余年》,古代家庭类IP《知否》,仙侠类IP《三生三世枕上书》,也有由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创作的,掺杂了克苏鲁风格、类SCP元素、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克情怀的西方玄幻IP《诡秘之主》等特色鲜明的作品。

《IP指数报告》结果显示,网络文学IP的衍生形式越来越多元化。如今的网文IP,已经可以同时在漫画、动画、游戏、影视、衍生品、舞台剧等多维度开花,不过现实还是有些骨感,“同IP不同命”的现象比比皆是。

以史为鉴,网文IP开发不应该是一个消耗已有IP价值的过程,而是应该让IP效应不断叠加,整体力量不断增强的过程。

“我们希望为每个IP量身定制,‘先规划、再开发’,加强IP的长期运营能力”这是程武在6月3日举行的阅文年度发布会演讲中提到的。

其实在更早的时候,腾讯和阅文就已经践行这一方式了。2019年《全职高手》的这人聚集和大电影先后落地就是IP全链开发运营的一次尝试。

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紧密合作,搭建起了影视联合生产体系的“三驾马车”模式,也是谋定而后动的结果。《庆余年》是这一模式的首部作品,今年一季度的《赘婿》则是其接力制作,从目前来看,两部作品的市场反响都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也超过同期在播作品不少。

虽然《赘婿》未纳入本次《IP指数报告》,但其表现不俗,播出后快速打破了播出平台史上热度最快破万的记录,成为2021年开年大戏,按本次报告榜单分值区间,《赘婿》也可跻身TOP20,只是由于《赘婿》改编剧集在2021年开播,并未纳入此次《IP指数报告》统计范畴。

无论是全链开发还是“三驾马车”的模式,影视改编都是网文IP源头价值的有效放大器。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目在140部左右,在热度最高的网剧中,网络文学改编的比例达60%。从目前待播作品来看,《千古玦尘》《你是我的荣耀》《玉骨遥》等热门IP改编作品,在剧集市场上未播先火,关注度极高。《大奉打更人》《大国重工》 《第一序列》等多部网文IP也都潜力巨大。

在可预见的未来网文IP多维度开发已经成为趋势,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网文IP开发规划是关键。

网文的发展,经历了作品到IP的思维变化,经历了野蛮生长到体系化打造的阶段,网文IP源头价值进一步凸显。放眼未来,网文原生IP增值空间巨大。以Z世代为主导的读者进一步放大网络文学的“网络性”特点,随着消费形态越来越多元化,网文凝聚的用户情感将更多渗透到动漫、影视、游戏等产业当中。

IP的生命力延续需要围绕IP的产业化开发,这就离不开IP平台化与良好的协同机制。尤其是传统UGC模式下产生的新IP,很难凭一己之力实现产业化“突围”,行业内的平台化运作就显得尤为重要。强调共通、共创、共生IP建构模式的“新文创”模式,或将成为网文IP可持续发展的新思路。

作为重要的IP源头,中国网络文学经历过默默无闻,也感受过血雨腥风,但过后,能沉淀下来的依旧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好故事。只有多方合力,让这片源头活起来,中国好故事方能生生不息,向远而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