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也很清楚,直接从原著中提取惊悚元素,经过二次加工,《黄皮子坟》就变成了纯恐怖片。

一个拾柴画眉的女孩,因为吃了山里的祭品,回到村里后突然“作恶”了,疯了。

当地有经验的人断言画眉有“黄大仙”的毛病(在旧社会,北方农村很多人都有崇拜黄大仙的习惯)。

关键时候,正好扛着“黄大仙”路过的知青胡八一和王胖子就触了霉头,被村邻们三下两下绑起来,准备给大仙当供品。

胡八一、王胖子和同村的燕子,在邻居老赵的带领下,一起进山,准备采阴阳菇回来救画眉。

但没想到中途被一只人熊追赶,慌不择路的四人误打误撞,闯进了藏在地下的“黄府”。

戏台上咿咿呀呀看似唱得热闹,台下观众却个个神情木然,好似被人提溜着线的木偶。

随着胡八一在黄府遭遇的幻觉和困境,观众也开始跟随他的步伐,一起在迷雾中寻找答案。

哼着哼着,本来心情大好的胡八一突然神情大变,猛一回头,呆呆望着胖子和燕子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又累又怕的燕子无意间听到房间留声机播放的戏曲,立马神思恍惚,一边连呼“唱错了”,一边麻溜儿跳上舞台,跟着曲子唱了起来。

被惊得目瞪口呆的胡八一和胖子在台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变脸的燕子已经抽刀把老赵干翻在了地上。

所以,眼前的一切是仍然还在幻觉之中?还是胖子和燕子根本没被胡八一救出来?亦或是他们都还在地下没出来?

这些让人细思极恐的疑问,让观众意犹未尽至之余,也把影片的立意拔高了不少。

开篇,白雪皑皑的深山老林,荒无人烟,暮色沉沉,一声声气若游丝的呼唤,如环绕立体声一样在人耳边挥之不去。

幽暗阴森的房间,濒临崩溃的小女孩,看不见、摸不着却如影随形的危机,已经让人紧张到脚趾扣地。

而真正的危险,往往要等人的耐心和体力耗尽,才会在BGM的衬托下,猝不及防地突然而至。

亚洲人则更爱玩心理游戏,首先通过场景、气氛、BGM,从意志上打败你,完了再看准时机一击即中,让人彻底崩溃。

虽然如此,作为一部徘徊在及格线左右的恐怖片,《黄皮子坟》也有很多让人诟病的地方。

比如主角胡八一,很多人认为这个版本的老胡太弱了,遇上事情表现得比胖子还慌。

探秘黄大仙庙,是胡八一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墓,在里面遇到未知的危险会害怕、紧张,也是正常反应。

而且这样还有个好处,能进一步把悬念感拉满,让观众对胡八一后续的升级打怪,充满更多期待和好奇。

周澄奥的表现总体来说中规中矩,最大亮点是最后这个回头,能看出还是有功底的。

相比之下,王胖子的演员确实有些差强人意,抛开扮相、气质不论,单是这种浮夸做作的表演,就很难让人不吐槽。

综上,作为一部国产惊悚片,《黄皮子坟》的评分虽然不算高,也有不少无法回避的bug,但有一说一,影片的剧情和悬念效果真的超过及格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