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胖爷”王凯旋和Shirley杨紧张注视下,胡八一摊开手,掌心是一枚核桃大小的圆石。看清那状似眼睛的纹路后,三人长舒一口气:雮尘珠找到了,解除身上的“诅咒”也快了。

9月13日,改编自天下霸唱《鬼吹灯》系列的网剧《云南虫谷》终于迎来点播大结局。和上一部《龙岭迷窟》一样,剧末放出了续篇《昆仑神宫》的首发预告,原班人马饰演的“铁三角”将前往雪山再寻线索。当晚,两部作品连上微博热搜。

截至9月14日,《云南虫谷》累计播放量超8.3亿次,但豆瓣评分已经从开分的7.9一路跌至6.7。这是潘粤明接演主角以来,系列首次跌破7分。

凭借迅速展开的情节和对原著名场面的还原,《云南虫谷》收获了较高的开播口碑,在网剧中仅次于去年播出的《龙岭迷窟》。但短短一周,剧集内容注水、人设崩塌、逻辑不通、中插广告频繁等问题显露,负面评价越来越多。

众所周知,《鬼吹灯》系列版权分割,前四部、后四部的影视化版权分别由梦想者电影和万达持有,加上题材特殊,一直以来改编水准参差不齐。

上一部“鬼吹灯”电影还是2018年华谊和梦想者电影合作的《云南虫谷》,而真正证明IP商业价值的《寻龙诀》至今已有六年。在此期间,也有大批3分不到的“鬼吹灯”网络电影批量问世,剧情拼凑、视效廉价,不断消耗着IP的价值。

如今“鬼吹灯”IP的商业价值,已经和每年一部的网剧牢牢地绑在了一起。但在新一部网剧口碑滑落后,剧方只能更多通过话题营销转移观众注意力,而据传正在后期制作中的《昆仑神宫》出自同一编剧团队,更令灯丝(原著粉)们忧心忡忡。

当胡八一在遮龙山中念起口诀转动石像,山神庙的暗门缓缓打开,观众的心情也跟着小小地激动了一番。

不过,弹幕很快出现了几句质疑,“不对啊,胡八一让胖子将石像往身后转,那究竟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呢?”

“铁三角”打着生物学家的幌子,向当地遮龙族少女孔雀打听到去虫谷可以走水路,却丢弃了捕蝴蝶的网兜,给遮龙族人留下线索;献王为防止后人盗墓,在通向地宫的水洞设下活人佣、水彘蜂等障碍,连“铁三角”都历经险阻,族人却一次次轻易避开;上一秒族人还对着山神像三叩首敬畏不已,下一秒就挖地埋炸药,将山神庙炸开一个洞口……

《云南虫谷》共16集,每集正片仅有约30分钟,片头、片中出现一两处广告。不必说灯丝,即使是第一次接触《鬼吹灯》系列改编剧的观众看了也会觉得出戏。

不少原著党认为,编剧对《云南虫谷》的处理有些“伤筋动骨”,主要体现在主角团人设的变动上。

胡八一曾是侦察兵,身手灵活、智勇双全,但这一部中已经明显发福,动作称不上潇洒。胡八一和Shirley杨的互动也变动不少,尤其是夫妻树情节中,他装晕倒在Shirley杨怀中,一句“你应该改名叫席梦思”显得角色油腻,而胡杨二人的感情戏贵在暧昧。

原著中的王凯旋虽然贫嘴,却是武力担当,枪法精准、心狠手辣,结果剧中变成了一个插科打诨、到处惹事开副本的工具人。从开头猎枪走火引来追兵到倒数第三集偷拿物品引发机关,几乎每一集的危机都和王凯旋管不住手有关,推进剧情的手法高度重复。

而大部分时间里,Shirley杨则从一位80年代勇敢、冷静、机敏的新女性变成了人狠话不多的“双枪花瓶”,只在救人时偶尔发挥后备作用。

按照导演的说法,因原著体量不足,如果只拍“铁三角”的戏份,“不加入更多的角色,可能最终只有5集的时长”。为了增加冲突,编剧设计了遮龙族追踪“铁三角”的原创支线故事,但也正是这条支线引发了更大争议。

前半段剧情里,族人的追踪几乎没有对“铁三角”形成实质的影响,紧迫感不强,族人时不时出现反而打乱寻宝节奏,让观众感觉烦躁。

由于人物描写不足,遮龙族虽然人物众多,但大部分面目不清,后半段的人物转变也来得非常突然。

除了孔雀的哥哥阿达对“铁三角”产生情绪变化之外,众多配角行动和老族长一致,缺少内心戏及个性化台词,脸谱化严重。老族长最终牺牲自己解救族人,也与他此前为一己之私导致大家不断深入险境的选择相悖,仿佛强行洗白。老族长死后,在前期完全没有铺垫的情况下,一直对泽瓦忠心耿耿的扎龙突然起了异心,想将族长之位据为己有,更是无法令人信服。

前作《龙岭迷窟》通过为配角李春来、马大胆等人加戏而丰富了剧情,给观众带来了值得一看的群像戏。但到了《云南虫谷》,新增的群像戏反倒变成了“注水戏”。

当然,客观来说,《龙岭迷窟》和《云南虫谷》各有长短,前者叙事节奏稍缓,而后者进入主线剧情更快,且在特效、拍摄等硬件上有所进步,运用了许多B级片技巧,动作戏体量和整体氛围营造尚可,也反映了主创想把该系列做好的决心。

“有些地方确实做得不够高级,这就是我们不足的地方。但我看有直接骂编剧的,对不起,所有剧本包括《龙岭迷窟》《云南虫谷》都是我带领团队去写的,谁的责任谁扛,所以,请大家把矛头指向一个叫费振翔的人。”导演费振翔最近在接受骨朵采访时表示。

费振翔是管虎所创办的“7印象文化”公司旗下导演。2016年,他和管虎共同执导了《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反响不尽如人意。

在管虎的人才培养理念中,这种试错是可以被允许的,后续费振翔接连担任《怒晴湘西》《龙岭迷窟》总导演,作品口碑回暖,让观众看到了团队的进步。

本次《云南虫谷》再度启用《怒晴湘西》总编剧刘安琪团队,刘安琪也是7印象文化旗下的签约导演。

团队以老带新的培养模式固然为人才提供了更多机会。只是,观众需要为这一试炼过程买单吗?

从第一部《精绝古城》算起,“鬼吹灯”网剧版已经拍了五年。两年前,@网剧鬼吹灯官博宣布《鬼吹灯》将五部连拍,启动“工业化连拍流水线”。

这一变相重启的宣言,当时也有不少灯丝看好——连拍计划与合约可以保证主创团队基本不变,加上主演潘粤明、姜超、张雨绮等人相对贴脸,有《怒晴湘西》在前打样,后续只要正常发挥,不会出大问题。

在去年《龙岭迷窟》31万多豆瓣用户打出8.2分之后,“鬼吹灯”IP概念迎来了一波情怀小高峰。相比冒险创新,《云南虫谷》此时更需要稳住“鬼吹灯”IP在外界心目中的整体水准。

比如《云南虫谷》开播当天,#张雨绮身材好辣#成了热搜话题,而相关镜头仅在剧中出现了几秒。

数娱君注意到,接下来一周,#云南虫谷下饭剧#、#张雨绮想组个云南虫谷旅行团#等娱乐向话题先后在热搜霸榜前十,和去年4月《龙岭迷窟》宣传期的#龙岭迷窟下窟#等词条相比,《云南虫谷》的宣发明显弱化了剧情,而是进一步强调IP的娱乐价值。

在定档前夕,《云南虫谷》多次被传“过不了审遭到删减”,虽然既无法证实或证伪,但“过审压力”显然成了剧粉为后续平淡剧情挽尊的理由。

至于在《龙岭迷窟》中受到观众认可的杨哲编剧团队,则被传出因“涨价”导致合作结束,不知情的观众为《云南虫谷》没有得到“更好的改编”而惋惜,直到近期杨哲本人亲自辟谣。

事实也证明,大量或剧方营销、或碰巧发酵的话题成功转移了观众注意力。虽然对这季内容略感失望,但确实有不少观众看完表示意犹未尽,对《昆仑神宫》依然很期待。

从某种角度来看,剧情中规中矩的《云南虫谷》算是完成了它的使命。但中规中矩的网剧,已经不足以掩盖“鬼吹灯”IP开发过程中的疲态。

首先,《鬼吹灯》版权方割裂、各版影视作品水准天差地别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九层妖塔》和《寻龙诀》是最早出现在观众视野中的“鬼吹灯”影视化作品,但最有意义的改编当属《寻龙诀》——当年揽下16.82亿票房,大大提振了市场对“鬼吹灯”IP价值的预期。

然而此后数年,院线电影并没有及时跟进。电影版《云南虫谷》在2018年底公映,仅取得1.5亿票房,豆瓣仅有3.2分。而万达的《鬼吹灯天星术》已经一再推迟多年,能否今年公映仍然是未知数。在此期间,质量参差不齐的网络电影反倒是层出不穷,大大消耗了“鬼吹灯”IP价值。

这期间,企鹅影视一统网剧版权,与梦想者电影、正午阳光等合作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为“鬼吹灯”IP影视化找到了另一条出路——网剧。

尽管是网剧,“鬼吹灯”原著决定了作品要有好的反响,制作水准不可能太低,大量实景拍摄、棚拍+特效是绕不过去的。事实上,据“四味毒叔”对导演的专访,前作《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反响不佳之后,为了更好地还原IP,《怒晴湘西》还是增加了预算。

目前,网剧《鬼吹灯》已运用工业化连拍模式,制作工序相对熟练、稳定。费振翔表示,两年前的《怒晴湘西》特效镜头370分钟,《云南虫谷》特效则长达500多分钟,可以将制作耗时压缩到一部120分钟电影40分钟特效所需时间。

在《云南虫谷》杀青后,《昆仑神宫》不久便开机拍摄,现已进入后期制作阶段,“鬼吹灯”IP流水线化生产正在成为现实。

只不过,从《云南虫谷》的成品来看,流水线生产并不等于高质量。如果要保证五部连拍最终实现,下一部作品的成色需要剧方下更多功夫。然而,更精细的剧本和特效,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经济成本。

从《云南虫谷》开始,一边是逐步滑向及格线边缘的流水线网剧,一边是版权依旧分散、进展缓慢的电影,灯丝和剧粉对“鬼吹灯”IP的热情还能持续多久?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