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全一个人被留在了这个新城区,杨间让他不要踏足老城区,因为担心老城区存在着一些诡异的东西,免得遭遇不可预知的危险。

“所有人的信号都消失了。”冯全找了一家特色旅店入住,他通过卫星定位手机留意了几个人信号的变化。

尽管也装有路灯,但是那里的路灯光线似乎特别的黯,就像是灯管老化,供电不足,没办法和这边一样照亮整个街道,而且入夜了之后这种情况显得特别明显。

他听见了房门外楼道间传来了一些动静,那是有人在拖着什么重物路过走道,往楼下走去的声音。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这种声音不是拖动物体发生的,而是有人在拖动尸体,尸体双脚落在台阶上发出来的动静。

冯全来到了楼梯口,他看到了两具被床单包裹的尸体,尸体刚死不久,还很新鲜,那露在床单外的尸体手臂还和正常人的肤色一样,没有任何的差别,甚至那尸体上还有残留的体温,并没有完全冰冷下来。

拖动尸体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穿着酒店的工作服,像是打扫卫生的。

那个中年男子抬起头,看了看楼梯上的冯全,露出了一个憨厚而又抱歉的笑容。

“中州市没有负责人的情况之下,我就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向我报案,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我有权把你拿下。”

话还未说完,浓雾瞬间笼罩了楼道间,随后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旁,突然一把沾满泥土的铁锹狠狠的拍了下来,直接砸在了这个人的脑袋上。

冯全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他一把拎起了这个中年男子,打算先将这家伙给埋了再说,毕竟这是一个不稳定因素,不能大意。

然而当他拎起来的那一刻,这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中年男子却没有一个正常成年人的体重,反而轻飘飘的。

周围的鬼雾正在迅速的散去,同时有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响起:“打折时候花了三元钱买的佣人,就被你这么一铁锹给拍死了,客人这样做可不太好,得赔钱。”

他无视了地上那两具尸体,快速了下了楼,然后来到了这小旅店的大堂,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的停下了脚步。

柜台上摆放着一盏老旧的煤油灯,亮着发黄的灯光,一个带着老旧布帽,脸上布满皱纹,约莫六十左右的男子正趴在那里,此刻微微抬起头来看向了冯全。

“太平古镇的老居民?”冯全看见这个人的穿着打扮就立刻推断出了一些信息。

这个男子说道;“你打算怎么赔偿我?这可是我使唤了几十年的老物件,坏一件少一件,我可没有多余的钱再去添置了。”

浓雾渐渐出现,很快,旁边的大门已经被浓雾彻底笼罩了,然后消失在了眼前。

周围的一切都处于浓雾的封锁之中,但是唯独旅店前台的那盏煤油灯附近依然灯光摇曳,浓雾无法靠近半分,似乎被一股看不见的灵异力量给阻挡了。

“驭鬼者?我不是,你别胡说,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刘老板连忙摇头否定。

“花钱买的,祖上传的。”刘老板道:“倒是你,年纪轻轻的,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走出去也不怕吓到别人。”

刘老板却极力否认:“胡说,我做的是正经生意,怎么会去杀人,还去杀客人,他们那两个人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误入了鬼街,拿走了鬼街的东西,自然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白天的时候我本来想拒绝他们两个人入住的,但是最近店里生意不太好,我就破例答应了。”

“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死的这么快,还以为会过几天再死呢,看样子他们是拿了一件不得了的东西。”

“太平镇鬼街,很有名的地方,你居然不知道?哦,对了,你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也正常,说到鬼街那可是一个不得了的地方,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卖…..”

说到这里这个刘老板叹了口气:“可惜时过境迁,以前繁华热闹的鬼街也破败,没落了,果然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幸亏我转行转的快,开了旅店,一年能赚个一百来万,熬个几年也能退休养老了,希望死之前能凑够钱,买一副棺材,听说最近流行火葬,也不知道那棺材铺会不会因为生意不好倒闭了。”

但很快,刘老板又眯着眼睛笑了笑:“你先赔钱,只要有钱你问什么都可以,知道我知道。”

刘老板指了指冯全手中的那铁锹:“一看就知道是老物件,很值钱,说不定能卖个几十块。”

冯全说道:“而且拿了这东西,你招惹了一个队长,你还想安安稳稳的养老?”

刘老板挥了挥手道:“那算了,算了,队长听上去像是大人物我这小老板可招惹不起,你就随便给我三四块意思一下就行了,我也不嫌少。”

“我没你说的三四块钱。”冯全也不蠢,他当然知道这个老板值得肯定不是普通的钱。

想了一下,他摸出了一根红色的鬼烛:“我可以拿这根蜡烛抵给你,如果你肯告诉我这里的秘密话。”

刘老板看着那根红色的蜡烛,有些好奇起来,眼睛微微一亮,像是看到了新奇东西。

他放下了这根红色的鬼烛笑了笑:“不错,好物件,可惜不禁烧,但也值点钱,只是一根不够,再来一根怎么样,这玩意不是什么稀罕物,有原料我也能制。”

“你那铁锹是古董,稀罕得紧,你给我,我不算你之前打死我佣人的账,另外再给你七块钱,如何?”刘老板抠抠搜搜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张纸钱。

“这可是七元大钞,你这辈子都难得见一次,闻闻,正儿八经的钱味,这味道可真香,我攒了半辈子的棺材本可一下全掏给你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冯全的铁锹。

“我说了这玩意不卖,你想要可以来抢,杀了我,这东西就是你的,就看老板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了。”冯全道。

不过刘老板没有想要抢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默默的将七元钱收了起来,又收起了那根红色的鬼烛:“罢了,罢了,我今天吃点亏,刚才我那佣人的事情就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早晚也有用坏的一天,而且和你这些的后生计较我也显得不仁义。”

“你不计较,但是我的问题却没有完,你是太平古镇的人,涉及了灵异圈,对于鬼湖的事情知道多少。”冯全认真的问道。

“总部已经派了好几个队长来调查了,你不说,这里的秘密也早晚会被揭开的,如果你配合一点兴许会减少一些影响,少死一些人。”

刘老板眼睛转了转:“我算是嘴碎的了,但有些事情也不敢胡说,说出来对你们这些后生有害无利,鬼湖那玩意你们处理不了,最好还是赶紧撤吧,那不是你们可以涉足的东西,如果你们早来这里的话我肯定会拦着你们让你们别去送死。”

刘老板这才缓缓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个茶杯,然后倒满一杯水:“这就是你们口中说的那个鬼湖。”

“溢出的水就是你们口中的灵异事件,但如果这样的情况还在继续水就会不停的溢出去。”刘老板说着又是接二连三的将瓜子丢进水杯里。

难怪一开始的时候鬼湖事件还不起眼,结果后来事件逐渐升级,一直到现在S级灵异事件。

刘老板咧嘴笑了笑:“水不好喝,然而瓜子也难嗑,一切运转都是有极限的,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发生,无法避免,明白了么?我也是倒霉,这年纪不上不下的,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也能再活个十几年,也不知道十几年后世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治本是没法治,但是治标可以。”刘老板伸手从水杯里把所有的瓜子拿了出来,然后又喝了一口水。

“所以,我还是安安分分的开店赚钱,继续攒棺材本吧,不瞎折腾了。”刘老板摇了摇头道。

冯全道:“除了这办法还有其他的办法么?之前你说鬼街上什么都有卖,那里有什么路子可以解决鬼湖……”

一个可以供一个人通过的小道出现了,这个时候外面的街道上亮起了一盏灯,一个略显驼背的独眼老人提着一盏油灯,推开门进来了。

“我家的佣人死了,耽误了一下,待会儿我就运出去。”刘老板急忙道,客客气气的赔笑。

独眼老人一只惨白的独眼诡异的转动着,看向了冯全,又看向了他手中的那铁锹:“一个埋进土里大半截的人,倒是稀罕。”

独眼老人不再说话,只是提着灯又转身离开了:“尸体不能留在这里,得赶紧运出去。”

“客人别担心,他脾气虽然不好,但是也只能管到镇上,这里不属于太平古镇,他管不着,刚才只是溜达到了我这问问情况,和你没关系。”刘老板说完也提着煤油灯站了起来。

周围的鬼雾迅速散去,他跟着这个刘老板转身往旅店楼上走去,准备将那两具还没有搬完的尸体搬出去。

杨间,沈林,李军,柳三,还有阿红五个人站在黑色的小木船上,在他们周围的湖面上,却密密麻麻的飘满了一具具浮尸。

《神秘复苏》情节跌宕起伏、神秘复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U小说提供神秘复苏第一千六十九章旅店怪事在线阅读。

神秘复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U小说只是为了宣传《神秘复苏第一千六十九章旅店怪事》让更多书友知晓。

如果对神秘复苏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