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是与《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齐名的古代四大名著,在小说《水浒传》中,武松的哥哥武大郎有着稳定的工作,收入还不低,有着自己的房子,最让人羡慕的是他有个如花似玉的妻子潘金莲。

在现代人的眼里,如果没有后来的西门庆与潘金莲事件,武大郎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武大郎的悲惨结局源于妻子的贪欲,妻子潘金莲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妇人,武大郎吃苦耐劳,省吃俭用地给潘金莲带来衣食无忧的生活,却没能给妻子一个幸福的婚姻。维持两人的婚姻,仅靠一纸婚约,但这婚约却敌不过俊俏风流又多金的西门庆。

小说毕竟是小说,许多读者仅仅把他当作饭后谈资,并未当成真事,且不说,在古代,像潘金莲这样的一个容貌秀美的女子,怎能嫁给一个身材矮小,长相丑陋的男子呢。

再者说,无论如何,两人都已经结婚了,就算是潘金莲看不上武大郎,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不至于让潘金莲对丈夫痛下杀手。这么离奇的剧情,让很多人都认为,潘金莲和武大郎都是历史虚构的人物,他们之间的故事也是虚构的。

然而,事情却发生反转。1997年,考古学者在河北发现了武大郎墓,而墓室内的种种证据表明,历史上的确有武大郎这个人,这个墓室的发现,颠覆了600年来人们对武大郎的印象。

武大郎是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武家那村人,这个村的村民都声称自己是武大郎的后代,村里的祠堂还供奉着武大郎的塑像和碑文,村子里还有一个武大郎的坟墓。

更有意思的是,武大郎的坟墓没有被盗墓贼盯上,反而被本村的村民盯上了。早在1946年,由于连年战乱,村民饱受战争之苦,为了活命,他们只能拿起锄头挖掘了祖先武大郎的坟墓,希望能从中弄一些金银财宝或者值钱的古董来解燃眉之急。

然而这些村民低估了武大郎墓的坚固性,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凿开坟墓的外面墓室。

进入墓室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上好的棺材,棺材是用楠木做的,这可不是寻常老百姓家能够有的,可以看出,武大郎并不贫穷,生前家境是很富裕的。看着这么好的棺木,村民们认为楠木棺材里肯定有许多金银珠宝,于是他们趁热打铁,撬开了楠木棺材。

让村民们失望的是,棺材里一文钱都没有,更没有什么金银珠宝,只有两具骸骨。看到这一幕,村民们很失望,只好把棺材重新盖上,对坟墓进行填土封埋。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发展稳定下来,村民们通过艰苦奋斗,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再也没有人打武大郎坟墓的主意。

随着《水浒传》书籍的热销,剧中武大郎的人物形象瞬间被全国人所熟知,人们开始关注历史小说中的人物武大郎,他们也在努力地寻找原型,连带也关心起以武大郎为祖先的武家那村。

时间来到1992年,我国考古学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考古学者们听说武家那村有一座武大郎墓,为了弄清历史上是否真有武大郎其人,一时间,许多考古学家聚集在武家那村,希望通过发掘坟墓来揭开历史真相。

在开挖坟墓前,需要得到村民们的许可,考古学者和专家们就找到武家那村村委会,希望能凭着村委会的号召力,让大家签字同意挖掘武大郎墓。

当专家们跟村民讲清来意后,很多村民都表示理解和支持,然而就有几名老前辈不肯签字,这关乎祖坟,哪能说挖就挖呢,村里有几个年纪大的人都不同意挖掘坟墓。

无奈之下,专家组只能和村委会的人一起,挨家上门做工作,最终向村民们承诺,绝对不能破坏坟墓,采取最大措施来保护坟墓,这才得到全体村民的许可。

得到村民们的同意后,专家组就开始筹备挖掘坟墓事宜。首先,要保证坟墓主体安全稳定的前提下进行挖掘,其次,要保证墓室内先人的棺材不被破坏,最后,墓室内的文物只能看,不能拿走。

有了这几个前提,挖掘人员就不能用大型挖掘机了,他们只能通过人力挖掘,从地面一点一点地向墓室挖去,而墓室很窄,仅仅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宽度,挖掘工作很费劲。

经过数日的挖掘,专家组终于挖到了墓室,几个专家和考古人员费力地爬进墓室后,还没等缓过气来,就看到眼前珍贵的楠木棺材,几人不禁大发感慨,他们看到棺木是由上好的金丝楠木制成的,棺材竟然有1米9之长,这就意味着,武大郎的身高并不是传说中的,1米5不到的矮个子。

通过测量遗骸,棺木内的男性骸骨身长至少1米78,而女性身长也有1米60左右。不过,测量的这具男性骸骨,还不能确定就是武大郎本人。以严谨著称的专家们,又进行了多方调查,他们先是在清河县县志和武家庄族谱中,得知这座墓就是武大郎的墓。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历史上有武大郎这个人,为何施耐庵要丑化他呢?要想了解这个问题,就必须对县志、族谱进行深入了解。

武大郎,历史上真名叫武植,出生在北宋末年,在家里排行老大,所有人们习惯称他为武大郎。

武大郎小时候个子就不矮,成年后,身材很高大,长相还特别英俊,并不像《水浒传》中描述的那样。不仅如此,武大郎也从来没有卖过烧饼,相反,他是一个饱读诗书的科举进士,在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担任七品县令,后来还被当地的邯郸知州看上,将自己的闺女潘金莲配给他做妻子。

种种证据表明,小说中的武大郎和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武大郎,完全是两个极端;小说中的潘金莲与现实中的潘金莲也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就是家境不同,潘金莲并非小说中描述的“贫苦人家的女子”,相反,她是一个大家闺秀,潘金莲从小就接受过礼法教育,守妇道,自然不会随意与其他男子有不轨之举,而县志上也记载,武大郎和潘金莲二人婚后生活得非常美满。

专家们还发现,县志里有这样的记载,那就是潘金莲的人品,并非小说中描述的“水性杨花的风尘女子”,相反她善解人意,体贴丈夫,孝敬公婆,人品十分善良、贤惠,对待县民也是乐善好施,和蔼可亲的。

潘金莲的名气在阳谷县是很出名的,县志上也记载了夫妻二人干过许多好事。后来,武大郎厌倦官场,主动卸任县令。在离开阳谷县时,县衙的人和许多百姓都专程赶来送别他。

武大郎离开阳谷县时,除了带着老婆孩子、几个仆人之外,个人财产就只有两个箱子,箱子里也多是妻子的衣服和一些陪嫁的珠宝,由此可以看出,武大郎为官时期是两袖清风的。

回到老家后,武大郎也没闲着,他开办了学堂,教当地的孩子读书认字,农忙时期,还经常跟着当地的农民一起干农活,而自己的那一点工资,也多用于救济乡里乡亲,武大郎深受村民的尊敬和喜爱,整个武家那村都以他为荣,争先向他学习。

武大郎去世后,当地村民为了纪念他,专程筹钱为他修了一座坟墓,还找来大儒为他题字刻碑。不过,村民们发现,武大郎为官太过清廉,家中没有多余的财富,以至于在下葬之时,只能带一些衣物,这未免太寒酸了。

那么,历史上的“武大郎”是如此清廉的好官,为何会被后人污蔑为矮小、丑陋的小商贩呢?贤惠的潘金莲为何被描述成无节操的妇女呢?要想知道其中的秘密,还得从武大郎早年的一个好友王某说起。

话说这个王某,当初对武大郎是有恩的。武大郎在中举人之前,家境贫寒,根本没有钱去读书,正是在王某的接济下,武大郎才考取了功名,才飞黄腾达的。

当武大郎成为阳谷县县令后,王某因做生意失败,生活陷入窘境,不得已之下,他去投奔武大郎。见到昔日的恩人后,武大郎也是非常高兴,把恩人留在家里住了几天。

不过,王某在武大郎家住了几日后,多次明里暗里地希望武大郎要帮助自己一下,自己想在衙门里谋一个一官半职的,但武大郎为官是有原则的,博亚体育app并没有给他任何帮助,相反还多次委婉地拒绝了他。

在武家待的时间长了,招待他的饭菜也变得越来越简单了,这让王某十分不满。后来,王某见 入仕无望,就不辞而别了。

王某回到家后,越想越生气,他觉得武大郎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自己当初帮他这么多,就是不知道回报,没有当初的帮助,也就没有武大郎的今天。

王某在一气之下,就开始到处散播谣言,抹黑武大郎,声称武大郎是个身材矮小、相貌丑陋的人,而他的妻子潘金莲,更是一个不守妇道,多次“出轨”的女人。

而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故事,源于武大郎曾经惩治的一个当地恶霸,这个恶霸的名字就叫西门庆。随着王某的谣言散播,许多被武大郎惩治过的不法分子,也开始报复武大郎,造谣抹黑武大郎。

渐渐地,谣言传播得越来越广,三人成虎,人们也开始相信武大郎和潘金莲的故事了。到后来,传着、传着,两人的故事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版本。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在一次吃饭时,从别人聊天中听到了这个故事,他不明所以,就把这个故事写入了《水浒传》中,经过一番文学艺术的加工,于是,就有了懦弱的武大郎和放荡的潘金莲。

当《水浒传》火爆的时候,武家那村听说这本书污蔑了自己的祖先,也是非常气愤的,他们想为祖先“辟谣”“正名”,但那时,作者施耐庵早已逝世多年了,他们没有办法去追究已故之人,这件事也只能就此罢了。

直到1992年,专家对武大郎墓进行考古挖掘,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后,才揭开《水浒传》中描述的武大郎、潘金莲不实传言。

即便专家为武大郎、潘金莲正名了,但作为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影响力太大了,它的内容已经深入人心,相关部门也没有办法改变目前的状态。

施耐庵的后人了解到此事后感到非常自责,他们专程来到武家那村,向武大郎的后人道歉,并前往武植墓碑前认错,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施耐庵的后人还专程做了十六幅画,配上诗文送给了武家人。

对于,施耐庵后人所做的一切,武家人就不再追究先人的事了,他们都释怀了,在之后的日子里,施耐庵后人和武家后人一起为武大郎夫妇正名。

如今,武家那村也搞起了旅游观光项目,一来是能以此带动经济发展,增加村民收入,二来,是想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情况,为武大郎夫妇正名,扭转现代人对武大郎夫妇的误解。

许多游客刚来到这里,听说武大郎夫妇清廉往事和善举时,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有人能想到,《水浒传》中的武大郎竟然和现实中的“武植”完全是两类人。当武家后人为游客们讲解武大郎的故事后,许多人由衷地为武大郎夫妇竖起了大拇指。

随着旅游区越办越火,来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不同的意见也多了起来,很多人对此产生了质疑,更有甚者,一些人更是声称武家那村的故事是杜撰的,《水浒传》里的故事才是真实的。

对于这些质疑的人,武家人也尽量保持宽容的心态,更加耐心地为其讲述历史,还贴心地带他们翻阅县志和武家族谱。

在武家那村人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武大郎夫妇生前是大善人,而对于小说里描述的人物,仅仅把其当作一个名字和一个角色而已。

对于这件事情,笔者认为,艺术来源于生活,小说中的人物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但是小说中的人物不一定有一个原型,也可以是多个人物提炼而成,对于《水浒传》中武大郎的故事,也不例外。

另外,对于武大郎与潘金莲事件,笔者认为武家那村的可信度还是很大的,因为对于历史事件的记载,梁启超曾提出“最古之史,实为方志”,由此可见,对于考古来说《县志》还是有参考价值的,其可信度应该远高于小说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