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你不会看见我泪流……”三年多来,古力的手机彩铃一直是陈奕迅的这首《十年》。

用他的话说,自己能记全歌词的也就这一首歌,不管是在央视节目录制现场还是KTV里,《十年》是必唱的曲目。“我喜欢这首歌,不仅是曲调,更重要的是意境,每当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了自己这些年……”古力动情地说。

十年并非弹指一挥间,从1998年那个战胜恩师聂卫平的青涩少年,到如今沉着稳重,拿到三冠王的国内围棋第一人,古力用十年不为人知的甘苦,书写属于自己的《奋斗》。黑白即人生,当古力完成真正的十年磨一剑时,成剑那刻的快感更容易让他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犹如这位年轻的“北漂”为自己锁定的人生坐标,“北漂了十多年,庆幸找着了北,接下来十年,相信自己有往日的苦乐垫底,步子会迈得更扎实,相信自己会飞得更高。”

在北京,古力走在街头还不需要戴上帽子和墨镜。他的京漂小屋就在距离中国棋院不远的蒲黄榆地铁站附近,记者只在地铁站门口等了他五分钟,他的脸上就写满了歉意。“不好意思,等久了哟!”古力用力拍了拍记者的肩,三冠加身的中国围棋第一人,身上同时又多了几分真诚和谦逊。

一栋数十层的公寓,古力热情的领着记者到了28楼,打开门的情景却有些让记者意外,堂堂围棋状元郎的“府邸”竟也就一室一厅不到四十个平方,古力笑着说,“北京房子可贵了!”说着他又补充一句,“小是小了点,但一个人住就够了,我的家毕竟还是在重庆。”

尽管是刚起床不久,但古力的小屋收拾得还算整洁,这或许是在下围棋中习惯了细腻的单身汉与其他单身汉不同的气息。电视机柜下的围棋看起来是刚刚收好的样子,电视机旁,一个在画框里的楷书“力”字很显著的表明了屋主人的身份。生活中的古力似乎对书法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摇着的扇子上也是吴清源的墨迹,再回头一看,靠门的床头一幅巨大的草书占据了整面墙壁,上书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天道酬勤”。古力笑着打断了记者的欣赏,“虽然我自己的字写得不好,但是我很愿意欣赏别人的书法,这些都是别人送给我的。”接着,古力又指着床头的“天道酬勤”说,“这幅字是我最珍重的,是我的一位朋友特意为我向一位书法大师求的,这四个字很适合我,所以我就把它裱起来挂在了床头,这样,我每天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