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多舛的《三体》IP,在前进道路上蒙了一层迷雾,电影、动画、剧集能否如期播出,还是个未知数。

8月20日,网飞Netflix公布剧版《三体》的首位导演为曾国祥,他将执导《三体》第一集内容,为全剧奠定基调,同时还将担任该剧的联合监制。

作为曾志伟之子,出生于1979年的曾国祥,曾任演员、编剧和导演,并执导有《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等大热电影作品。两部影片含金量都不低,其中《少年的你》曾提名第93届奥斯卡国际最佳影片奖,引发国际关注。

但让人忧虑的是,曾国祥的两部导演代表作都是青春片,其过往经历中也没有任何参与科幻作品的经验。国产科幻第一IP,曾国祥能把握好吗?

无独有偶。去年6月的时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官博宣布,《三体》真人电影导演确定为田晓鹏,原彩条屋影业创始人易巧和总制片人魏芸芸将任制片人。田晓鹏是那部国产爆款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导演,在动画行业内颇有知名度,然而也只是在动画电影行业。

而在田晓鹏之前,《三体》的上一任导演张番番,主要拍摄恐怖电影,同样没有科幻电影拍摄经验。几乎在意料之中的,张番番版《三体》电影一直未面世。

伴随着微妙而魔幻的制作班底的,是《三体》IP这几年间波折流转的命运。从《三体》IP被陆续开发伊始,几年间《三体》电影官宣开拍,随后也有动画、中文剧版、Netflix剧版等制作消息陆续传出。然而,电影长期跳票、中文电视剧不见踪影,这一顶级国产科幻IP的“难产”成为业界知名难题。

而《三体》IP“漂流”的这几年,也牵扯着不少人命运的跌宕起伏。有人被骂至今,有人遭遇投毒,有人从豪言壮语到不言不语。命运走向不同,但改编作品的失踪,雷打不动。

在田晓鹏、易巧和魏芸芸之前,《三体》真人电影的方向把握在导演张番番和孔二狗手中。

“像《三体》这样伟大的科幻作品,一定要中国人来做,要毁也要毁在我们中国人手里。” 2014年,在《三体》电影发布会上,游族影业CEO孔二狗意气风发。

但没想到的是,这句线年底官宣制作《三体》电影,2015年开机,定于2016年上映,但直到至今,也没看见电影的半个影子,或许真的毁在了手里。

事实发生之前,孔二狗被报以重望。二狗本名孔祥照,2008年起,便一边在上海做管理咨询顾问的工作,一边在论坛上以“孔二狗”的笔名码字。

不久,凭借生动细致的刻画、跌宕唏嘘的情节、独树一帜的江湖题材,孔二狗创作的《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火了。2009年,《东北往事》出版后,连续18周登顶各大图书畅销榜,不到两个月销量便突破了20万册。孔二狗本人也被称为“黑道小说第一人”。

《风声》导演高群书对他的经历十分惊叹,“一个东北人,学兽医,在上海混,写东北小城黑帮故事,这是多么奇妙的经历,简直堪称世纪霹雳混搭风。”

机缘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年,在其他作品的影视版权出售成功之后,刘慈欣开始担心《三体》的影视版权卖不出去。当时的《三体》还未斩获雨果奖,大众国民度尚未打开。“我的其他作品还有人来问,有的还转让出去了,倒是《三体》无人问津。”刘慈欣之前接受采访时透露。

在这种担忧之下,刘慈欣以极低的价格将版权出售给了张番番、宋春雨夫妇。据晚点LatePost报道,版权,这一《三体》IP之后发展的关键,当时仅售出了10万元。

以预见性目光入手《三体》版权的张番番是位导演,其作品以恐怖悬疑为主,拍摄过《信箱》《密室之不可靠岸》《密室之不可告人》以及《天使不寂寞》等作品。豆瓣评分最高的是《天使不寂寞》,7.4分,其余三部作品都没超过6分。此为后话。

与此同时,小说大获成功的孔二狗,开始踏入影视制作的圈子。他进入的第一家影视公司是小马奔腾。这是一家业内声誉颇高的影视公司,《武林外传》《无人区》《我的兄弟叫顺溜》等作品背后,都有小马奔腾的影子。

可能是缘分注定,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在圈中也被称为“狗哥”,有了“二狗”,狗哥也就顺势晋升为“大狗”。孔二狗很忠诚,曾在微博上发文:“二狗哥打工的第一家影视公司和最后一家影视公司一定是小马奔腾,忠贞的二狗哥,值得所有人学习。”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李明在2014年年初突然病逝,几乎打乱了“小马”的阵脚,难以奔腾。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日后孔二狗回忆往昔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毒”体质的时刻。

之后小马奔腾经历“姑嫂之争”,权力争夺混乱之下,一大批骨干出走,孔二狗也在其中。但值得注意的一处小细节是,孔二狗至今的微博签名仍保留了“小马奔腾”四字。

离开小马奔腾不久,孔二狗就和游族网络的林奇搭上了线月,二人就成立了游族影业,决定拍摄电影《三体》。他们与张番番洽谈,张十分强硬地坚持自己当导演,妻子宋春雨当编剧,游族不得不妥协。很快在公司成立第三天,游族影业便宣布参与电影《三体》的制作。

孔二狗记得,当时他们刚搬到游族大厦,林奇问他能不能帮公司想个slogan,孔二狗几乎脱口而出:“给岁月以文明。”这句话出自《三体·黑暗森林》,林奇听后击节叫好,之后这句话被概括为“用科技传颂文明”,成为游族的使命。

2014年10月,“三体电影”官微对外发布了《三体》电影拍摄计划,张番番任导演,由张静初饰演叶文洁,冯绍峰饰演汪淼,演员阵容还有唐嫣、杜淳、张翰等人。

但网友们对此没有自信,他们认为《三体》拍摄难度太大,当前的中国影圈根本没有能力拍好这样的鸿篇巨制。

flag已经立下,此时的孔二狗和张番番尚且信心十足。2015年后,《三体》电影便陆续有路透照曝出,相关周边也卖得风生水起。但直到2016年结束,预计上映的《三体》电影始终毫无踪影。

质疑接连不断。期间,孔二狗在微博回应质疑,称导演张番番如期并较好的完成了工作,电影延期是因为在给后期增加预算,他说:“中国第一部科幻,总要尽心尽力。”并在16年底回应,《三体》电影肯定在一年内面世。

电影的跳票,让书迷们愤怒不已,作为导演又手握版权不松手的张番番成为了众矢之的。书迷们认为他“没能力还要逞强,害人不浅”、“《三体》毁在渣片导演手里了”……

彼时,孔二狗已卸任游族影业CEO,改任游族影业执行董事。随后和林奇成立了新公司“热血游侠”,将无法“影游联动”的项目放到该公司,孔二狗重心转到其代表作《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影视化进程。

有自媒体猜测,是游族将《三体》拍的太烂了,根本拿不出手。持这种猜测的不在少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张番番承认,为了控制成本,在拍摄过程中用了很多土方法;并且在出外景时,遇到下雨还会现场改戏。

有业内人士称,拍摄一幕绿幕戏时,准备的幕布长度不够,导演组也硬着头皮拍下去了,这给后期制造了极大的困难。并且影片拍完之后,才联系特效团队做特效,简直让特效方无处下手。

尽管张番番说这些土方法不影响影片效果,孔二狗也为其证实,但真实效果如何,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成果出来说线年后的说法也隐隐反映了这个事实。2019年初《流浪地球》上映后,孔二狗在微博上写道:“流浪地球实在太棒了,不知如何用语言形容。昨天看完,我哭了,坐在电影等到最后一行字幕出完。我深深的为5年前仓促开始「 三体」项目的草莽与愚昧感到愧疚,羞愧……”

尽管已不是游族影业CEO,但二狗与《三体》的联系远未结束,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向孔二狗追问电影。

詹姆斯·卡梅隆在拍摄出科幻片《阿丽塔:战斗天使》后,曾与刘慈欣在北京展开一场对话,卡梅隆直言想看到《三体》电影。

此事一出,网友纷纷@孔二狗,孔二狗难得恼怒,回应自己只是前制片人,只去过一次现场,已从游族影业离职,网友们该找谁找谁去!言下之意,《三体》电影的起伏与其关系不大,然而之前他却大包大揽,回应过许多《三体》相关话题。

而另一重要当事人张番番,历经失败后,仍坚持自己当导演,导致游族之后的合作再难展开。如今他已将微博清空,甚少传出消息。

在《三体》停摆、游族风雨飘摇的两年,反而让林奇对《三体》的发展产生了更多的思考。他在采访中说,就是在不断阅读和开发《三体》的过程中,让自己渐渐有了使命感,逐渐学会共同成就。而现在继续开发《三体》的头一件大事,便是将《三体》的全部版权收拢在手。

2017年,《三体》电影陷入困境期间,许垚进入游族。此前他曾在复星集团担任集团总裁助理、法律顾问。凭借多年法律从业经验,许垚很快被调到游族的影业部门处理版权问题。

他曾在采访中骄傲表示自己极大地推动了《三体》项目进程,花了半年多,将电影及相关版权问题全部解决下来。

在他的帮助下,2018年1月底,游族总算把张番番和宋春雨的公司“百星社”收购下来,林奇这才敢和其他公司谈合作。困扰已久的版权问题解决,卡着版权多年的张番番夫妇,用1.2亿的价格将《三体》版权抛售,以千倍收益的战果,退出了《三体》的纷争。当然这也不妨碍他长期被骂,并被视为《三体》IP难产的罪魁祸首。

《三体》的全部版权尘埃落定,为《三体》IP收购谈判破局的许垚,受命创立了一个专为开发《三体》IP而存在的公司——三体宇宙,他成为三体宇宙的CEO。

而之后,《三体》经过一年的梳理,取得了极大的进展。2019年,《三体》动画放出正式PV,制作团队是艺画开天,其代表作是口碑极佳的动画《灵笼》。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艺画开天的《灵笼》在此前也跳票多年,不少人担心其承制的《三体》动画片可能也会经历跳票的覆辙。

第二年,游族宣布与Netflix合作,将联合出品一部6季的《三体》英文剧集。不过比较有争议的是,Netflix剧版《三体》的两位主创曾因《权游》第八季的史诗级烂尾备受质疑,而第一集的导演曾国祥,又是个青春片导演。

剧版《三体》命运未知,另一边,游族已经决定将《三体》的电影制作外包。去年6月,十月文化宣布获得《三体》真人电影的承制工作,由田晓鹏任导演,从光线彩条屋到十月文化的易巧、魏芸芸担任制作人。然而,无论是田晓鹏还是易巧,他们的建树主要在动画领域,谁也不知田晓鹏作为一个动画导演,能否担起《三体》真人电影的重任。

但孔二狗是高兴的,时隔许久,他再次提到,“田晓鹏导演一定可以拍得精彩,再加上有易巧当制片人。成了,终于成了。”

而林奇这时已经39岁了,他对《三体》的开发越发认真了,也有了更多新的展望。他觉得做内容不像做游戏,愿意为此付出更多耐心,投入更多情怀。

在之后的媒体报道中,可以确认的事实是,林奇和许垚的蜜月期结束得很快。三体宇宙CEO许垚对影视工作并不熟悉,这让林奇有些不满。之后矛盾升级,林奇对许垚进行了大幅度的降薪,有媒体曾报道,许垚此前的年薪达到了2000万元,骤降至四五百万。

事情很快走向了失控,林奇因肚子不舒服赶往医院时,被查出中毒。随后,许垚被锁定为嫌疑人 。被捕后,许垚坚持“0口供”,这让林奇的救治被耽搁,陷入昏迷。人们担心林奇会成为植物人,但最后他失去了生命。此外,中毒的还有三体宇宙的另一名同事——副总裁赵骥龙。

描述恢弘宇宙、人类命运挣扎的科幻史诗下,却牵系出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现实人性与挣扎叙事。至此,负责《三体》电影开发的孔二狗、张番番、许垚和林奇,有逃离网络的、有被骂声淹没的、有深陷牢狱的、也有英年早逝的……六年的《三体》IP开发历程,让人唏嘘无限。

游族失去了掌舵者,《三体》电影再次走入风雨飘摇中。尽管Netflix的《三体》英文剧集公布导演的进展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但网友们似乎并不太买账。

命运多舛的《三体》IP,前进道路上始终迷雾重重,电影、动画、剧集能否如期播出,或许是个太遥远的未知数。

2. 晚点LatePost《「 三体」后传:中国最伟大科幻 IP 十年的商业流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