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仙君稳稳落在孤月夜掌门书房的房梁上,忍不住在心里大声为自己喝彩。时间这么紧,世上也只有他才能于天地间这般来去自如。毕竟御剑也不可能如此之快,无法短时往来于五湖四海,但他不一样,他会空间传送术。

“漫天花雨云彩,需要捕作到‘艾斯艾斯啊’级别的人类——姜,姜姜姜夜岑姜藏门,才能兑换。”糕霸天的话犹在耳边。

“则也四妖语。”糕霸天道,“就四嗦,非仓难捕到,四被我们妖族标为增稀人类的人。”

他从描金漆朱的梁上俯瞰下去,姜夜沉喜静,厌憎与人接触过甚,因此房内没有任何侍童,只他孤身一人,坐在窗边执卷观书。

姜曦自战后受了重伤,身体就一直不太好。他原本是个身形修颀,气势威严的男子,但病榻上缠绵数月,整个人消瘦得很是厉害,如今他风骨仍在,但容貌却苍白得厉害,未免就有些积威不足,显出些病态的颓美来。

不过美则美矣,踏仙君审美虽没毛病,他知道姜夜沉是个难得的大美人,但那又怎样,他人生中见识过的美人多了去了,也没见得他学会了怜香惜玉。

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踏仙君瞄了一会儿姜夜沉,最终找准了一个角度,掏出自己怀里的盒子,咔哒一下将木盒打开——

在他的想象里,盒子接触到姜曦脑袋的一瞬间,姜曦就该发出一道白光,然后“嗖”的一声迅速被盒子吸收进去,盖子“砰”地一声迅速关上,盒子震动挣扎,最后止于平静。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木盒即将触碰到姜曦的一瞬间,看似病恹恹的姜掌门竟忽然瞬影而掠,掌门身上宽大的青金色衣裳流动着丝缎柔光,顷刻闪到书房正中央。

心想事成盒“啪嗒”掉在地上,姜曦盯着它看了一眼,阴森森地抬起头:“阁下何——”

“人”还没说出口,踏仙君已跃下房梁,抬掌一挥,召出一道猩红色灵力锁链,朝着姜曦直掠过去。

所谓一二不过三,其实是踏仙君欺负人姜掌门大病初愈,姜曦上辈子是和他交手过的,在他手下也走了不少招,最后才被暴力降制。但此刻姜曦一来猝不及防,二来没有杀气,三来身子还非常虚弱。

当猩红锁链再一次袭来时,姜曦本可闪开,但他喉间涌上一阵甜意,竟是刚才闪得太快,以至于病气上涌,忍不住垂首呛咳。

他喘息着,抬起那双杏眼,狠狠地瞪将过去,却在看到踏仙君的脸时一怔:“……是你?”

踏仙君更奇怪了:“和薛蒙什么关系,你和他有什么过节,他为什么要羞辱你?”

姜曦却咬着薄薄的嘴唇不说话了,几缕微乱的额发,垂在他冰玉般苍白的脸庞上,一双杏眼在书房角落偏暗的光影中,发狠地盯着他。

“……啧,等等。”踏仙君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本座怎么忽然觉得,你眼睛长得有点熟悉啊?好像有个人和你有点像……”

踏仙君习惯性地伸手想把他的脸掰回来,但指尖还没碰到姜曦的下巴呢,就忽然想到这样不合适,这个动作有点暧昧,虽然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再观察观察姜夜沉的眼睛,但若要楚晚宁知道了,八成是会不高兴的。

这样想着,踏仙君转疑为喜,指尖一抬,指挥着灵力锁链将姜曦横过去,往心想事成盒方向飘。

踏仙君根本不听,他指挥完了锁链,双手抱臂在旁边看好戏似的笑道:“你进去了就放你下来,里头场地宽得很,你放心,本座对你没兴趣,明天你完成了任务,后天本座就放你自由。”

姜曦气得鼻子都要歪了,正欲再骂,却以被锁链押到了木盒前,锁链绕了一截到他身后,往他背上一戳。

“你……!”姜曦骂到一半,蓦地整个化作一道光,被瞬起的强力妖气吸纳到了心想事成盒里。

踏仙君十分得意,俯身把木盒拾起,冷哼道:“反抗本座?还不是得乖乖地束手就擒。”

来着在门口停下,轻轻的叩了两声,温沉道:“义父,药煎好了,您该喝药了。”

哦……是姜夜沉那便宜干儿子?踏仙君敛去笑容,这可有点麻烦,要让干儿子看到自己绑了他爹,岂不是要和自己打起来?

虽然他很乐于打架,但是楚晚宁生辰在即,还是准备礼物要紧。打不得,还是走为上策。

踏仙君这样想着,在对方还没进来之前,施法打开传送阵,将自己传送到了附近的扬州口岸。

而孤月夜掌门书房外,姜曦的养子敲了半天的门不见回应,皱着眉头犹豫片刻,轻咳一声道:“请恕晚辈冒昧。”抬手吱呀推开了房门。

只瞧见空荡荡的一间屋子,窗前一卷书搁着,批注笔墨未干,而姜曦竟已不知去了何处……

踏仙君嫌街巷人太拥挤,于是掠走在扬州城的屋脊之上,一个轻功飞腾,衣袂飘摆,跃上了金粉耀目的文峰塔塔顶,坐在了巍峨的宝顶旁边小憩。

从这里往下去,能看到很远的街市,此时正近傍晚,路上行人如织,不过塔顶高耸矗立,倒是十分清净。

他打了个哈欠,把胳膊枕在脑后,倒在瓦顶上望着天空中渐渐烧起来的云霞——很好,姜曦已经抓到了,盒子里就有了漫天飞舞的飘花,楚晚宁看了一定喜欢。

踏仙君这样想着,伸手进衣襟里,摸出一本旧巴巴的树皮小册子,扉页上几个歪扭的字《人族观察纲目》。他翻开来,眯着眼睛瞧了几张。

“艾斯艾斯啊还挺多的。”踏仙君边看边摸着下巴喃喃自语,“但这书写的也太不详尽,只标明了哪些是年糕怪想观察的修士,却没有写捉来可以换什么。”

不过随后他又想,没关系,反正糕霸天说了,这些高级别人族能换到的都是好东西,自己有的是精力,抓人关鸡笼而已,这笔买卖不亏。

“姜曦,马芸,璇玑长老……”一个个看过去,忽然看到了自己和楚晚宁也名列其中。

踏仙君原本有些生气,心道这些乱臣贼子,居然敢肖想观察堂堂人界帝君和北斗仙尊,真是天大的胆子!但转念一思考,这簿子上只要是修真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姓名,若是没有他俩,那岂不就成了他俩被人看扁了?

他大致把册子上“艾斯艾斯啊”的人都看了一遍,心道:这里离桃苞山庄最近,不如先把马芸抓进来,看能换些什么。

可他还没开空间传送阵呢,就听得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咦?这不是墨兄吗?”

踏仙君吃了一惊,他披着斗篷外出,何人如此眼毒,一个模糊背影就能看出他的身份?

他蓦地回过头,瞧见文峰寺院漆作明黄的院墙外立着一位淡金色长发,眸若碧玉的英俊男子,皮肤是泛着淡淡柔光的象牙色,比探出院墙的那一树玉兰花还剔白。

踏仙君对梅含雪没什么好感,他上辈子被薛蒙捅了一刀,薛蒙可以不计较,但对梅含雪这个和薛蒙同仇敌忾的家伙,他还是不高兴多理睬的。

但他除了楚晚宁,对别人又不太上心,对梅含雪兄弟更是不加了解,不能从表情、动作神态里立即分辨出那双胞胎二人。

因此他眉头一皱,眼眸一扫,见这里只一个金发男子,便问道:“你是大的还是小的?”

“……”梅含雪冰雪聪明,和踏仙君自然不一样,只一句话,几个神情,他便知道自己是认错人格了。yabo22vip亚博

但既然声都已经出了,梅含雪也只好笑容不坠,眼中的热情却淡了不少,答道:“我还没问墨兄是新的旧的,墨兄怎么先问我是大的还是小的了?”

“……”梅含雪极善察言观色,见他神情有异,不由地后退一步,警觉地想要取出武器。然而踏仙君的动作比他更快,犹如一道黑色的疾光闪近身前。

梅含雪还没来得及说出更多的话,就见得踏仙君打开了一只丑巴巴的小木盒朝着自己脑门摁了下去。

踏仙君迅速盖上了盒子,那俊朗的脸上露出了邪气的笑,紫黑色的眼睛里闪着志在必得的光芒,洋洋得意道:“又抓一个。”

墨宗师那些小木头小贝壳小花哪儿能和他的艾斯艾斯啊人族比,这次争宠,墨宗师能赢得过他才有鬼!

梅含雪冷不防被猛地收了进来,步履不稳跪跌在地。他从地上爬起,一边咳嗽,一边掸去衣袍上的灰尘,张着碧色的眼睛茫然地环顾四周。

目光所及,端的是山水田园,异象仙境,一草一木都与凡间不同,天空飘花,荷塘流金,屋舍精巧堂皇,还有一大片传出叮叮咚咚雅乐之声的花田。

他满怀疑问地张看间,忽然瞧见远处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浑身被锁链束缚,屈辱地躺在地上,染尽尘埃动弹不得。然而梅含雪阅人无数,对好看的容颜十分敏感,哪怕此人此刻十分狼狈,距离又远,但他依旧单靠看一个轮廓,也知那是个姿色极佳的人物。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