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演员”是一个光鲜又神秘的字眼。它的背后,是关于出众外貌、传奇经历和不菲收入的全部想象。不过,演员毕竟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考试、上学、就业、工作……从表演系毕业生,到真正在舞台上挥洒演绎的演员,他们走过的路线,其实和普通人也没有本质不同。

张若尘就是其中一员: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现任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虽然有着“青年演员”的身份标签,但1993年出生的他,已经濒临联合国所定义的中年人。

从毕业到工作,他的“升职”比普通人要快很多:不到一年,他已经在国家话剧院的舞台上担任了男主角。与此同时,他的同学,有的在儿童艺术剧院致力于孩子们的欢乐,有的则在大大小小的剧组里尝试各种各样的角色。而他更多的同龄人,正在格子间敲着代码、回着邮件、编辑着公众号。

在网络上搜索“张若尘”的名字,首先得到的对象是一个名叫《万古神帝》的网络小说的男主角,简介如下:

“我就是他”,这个名字的另一位主人——演员张若尘,在听到这一段解说后大笑着打趣。这个特别的名字,来源于张若尘姑姑一晚上的苦思冥想。同样的读音,“晨”字因为过于“正能量”而遭到淘汰,“尘”字则得以中选。名字上的与众不同,大约是张若尘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从外表来看,张若尘的年轻帅气是不必说的。但其实,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爷们在人群中也并不算扎眼。他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在访谈过程中一副大大咧咧的坐姿显得特接地气儿。可他小时候不一样,那时的张若尘是个名副其实的童星。

4岁,也就是幼儿园中班的年纪,张若尘开始了自己与表演的缘分。这本来只是出于被迫——工作繁忙的父母没有过多的时间照顾他,于是为他报名了北京儿童影视制片厂主办的儿童表演班。

作为最早一代儿童表演班的学员,张若尘用 “玩”概括了那时的情形。孩子们一起读读古诗、劈劈叉、唱唱歌,其实已经有了声台形表的影子。再后来,陆续有导演到表演班挑小演员,突出的他总是入选。于是,电影、电视剧、广告被他演了个遍。“基本都是演孙子,儿子都很少。就是孙子、重孙子!”,张若尘的描述里,总透着一股幽默劲。

拍戏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小学二年级。随着年龄的增长,“上学”终于成为了压倒一切的要求。虽然学了乐器,参加了各种文艺活动,还多次获得文艺骨干,但张若尘真正决定投身表演,还是到了高中时的事情。

高中二年级的下半年,他开始了自己的艺考之路。找人辅导、准备练习,张若尘付出了和如今的艺考生毫无二致的努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最终的结果也令人满意:报名的中戏、北电、上戏三所学校,全部通过。

他说自己当时学习成绩不好,走高考这条路,当年就算再努力,估计也就能上个二本学校。出国,或是家里找个坐办公室的工作,这两个如今看起来都很不错的选择,最终都成为了张若尘生命里不会出现的备选项。

中戏对于张若尘,有点命定的意思在。他第一个知道的表演院校就是中戏。三四岁的时候,连中戏的全称还不清楚,中戏到底是学什么的也没概念,他就已经告诉母亲,“我要上中戏”。时隔多年,充实的大学生活回应了他当年的愿望。

他说自己赶上了一个学习氛围良好的班级,全班同学从大一到大三坚持每天出早功。而这,在日益浮躁的环境和懒散倦怠的群带作用下,已经成为了一种难得。他谈道,坚持出早功也是有变相激励的:年轻的小伙子们爱疯爱闹,就算忙了一整天,晚上的酒也要喝个痛快。

第一次正式出演作品,是他大四那年。演出形式是现在看来都很新的环境戏剧,演出场地是露天游泳池,观众没有固定座位。这出戏,从编剧、导演、舞美、舞督都是同学或师哥师姐,他在剧中饰演一个患有自闭症的男孩……

这个名叫《水晕》的作品,从各个方面都带给了张若尘挑战。回忆排练,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导演强调“最后不许把台词说得那么正能量,这个戏不是那个意思。咱们不要传播正能量”。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笑开了。

由于跳舞上的劣势和身高过高,张若尘与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失之交臂,转投国家话剧院。经历了五轮考试的煎熬,张若尘“拿下”国话,也就没再考虑其他地方。“干嘛呀,跟自己较劲。”他用满不在意的语气解释了自己,但紧接着又跟上这样一句,“这种院团的老艺术家成规模、成体系,不管人家带不带你,你自己只要愿意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玩,你总会是能学到一些东西的。”

在国家话剧院一年,张若尘参与了三个戏:新创排剧目《长子》、经典剧目《青春禁忌游戏》和复排的小剧场剧目《向上走,向下走》,戏份成阶梯状上涨趋势。对于表演,张若尘坚持自己的理解。他说模仿可以做到和老版一模一样,但重要的是你有没有理解。即使最后的演出呈现,确实是和老版一模一样,但它也是一个理解过后自行加工的过程。

《向上走,向下走》是张若尘在国话第一个真正挑大梁的戏。这个戏首演于2007年,距今已经过去了10年,全国巡演过很多轮,演员也换了无数拨。所有这些,都对张若尘构成了压力。再加上他进组晚,2017年1月1号才真正加入创作;又有各种条件的限制,演员们甚至没有几次完整的排练。

说起来当真是有些传奇了,他回忆五月份赴湖南的演出,“到湖南当天的晚上,在酒店开了一个会议室,制作人把所有演员集中。买了一箱冰啤酒,一人手握一瓶冰啤酒陪着我对词。”

在《向上走,向下走》里,张若尘演的是北漂保安周栋梁。满台的角色里,这是绝对的大哥。然而实际中,他是所有演员里最小的一个,对戏的都是哥哥姐姐。从小“演惯”了儿子、孙子的张若尘,一时找不到大哥的定位。

还是导演刘丹的办法,一言点醒:“你在排练的过程中,不要把他们当做你弟,你把他们当做你儿子。”截长补短,对于太过年轻的张若尘,多出来的年龄差刚好补足戏里大哥的感觉。

张若尘演戏,也看戏。作为演员的张若尘,本身也是粉丝。谈到喜欢的演员,他明显兴奋了许多。他提到的有两个人:段奕宏和何冰。

尤其是何冰老师,从张若尘的表情和语气里,你能读出那种无以复加的崇拜。他自己也是这么说的:“如果哪天能和何冰老师聊聊天,我估计自己给他跪下的心都有”。他也追剧,追何冰老师主演的《白鹿原》,一集要翻来覆去看上好几遍,欣赏之至,心向往之。

对张若尘的采访是在一家咖啡馆进行的。他坦言没有接受过类似的采访,但他也不紧张,他能用幽默把彼此都调整到一种极舒服的状态。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看似不经意但确实讲究的一句话:“自己得知道什么是演戏。”对于自己的定位和对于时下演艺圈的恶习,张若尘的措辞很克制,但足够展现态度。“知道自己在演什么,知道自己做这份工作是该干什么。”

他没有花哨的用词,他只说了一件事。他说:“干一个事,你要对它负责。要是不负责,那就别干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