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白纸人、鼠友、夜探十三里铺荒坟

清末的时候,有个奇人叫张三链子。张三链子实际上是个称号,只因他一人戴三枚摸金符才有了这个称号,又因他声名偌大,外人都称呼他为张三爷。

张三爷的一生奇遇不断,简直数不胜数。在做摸金校尉的过程中,张三爷发斗无数,在一座西周古墓中发现了周天古卦。张三爷以十六字古卦为引,将阴阳风水术写入其中,写成了一本奇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后来,张三爷金盆洗手,将《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撕去阴阳篇烧成灰烬,把剩下的风水篇给了三弟子阴阳眼孙国辅。孙国辅带着半卷残书飘然而去,成了一名有名的风水先生,一次在黑夜之中遇到了胡国华。

胡家的祖上是有名的大地主,只是到了胡国华时已经开始衰落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胡国华分家时依然分到了不少的财产,如果安分守己的生活,足够他衣食无忧地过一辈子。

胡国华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人,好的不学坏的样样精通。胡国华先是痴迷于赌博,这本就是个无底洞,《活着》中的福贵就是因为赌博输光了全部家产。不过,胡国华并没有一直沉迷于赌博,他又染上了另一个要命的东西,吸食福寿膏。福寿膏就是旧时的大烟,人抽了会精神大振,飘飘欲仙,但是瘾更大。清朝的书中曾有记载,烟瘾发作时,涕泪四流,手足酥软,就算利刃在前,虎豹在后,也只能低头受死。

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胡国华再多的家产也挥霍不起。很快,胡国华穷的一个大子也没有了。烟瘾发作无法忍受,但没钱烟馆谁搭理你呢。胡国华实在忍不住了,也不要脸了,去找舅舅借钱。老头知道胡国华是个大烟鬼,根本不借给他钱。胡国华这小子也知道这层,就借口要娶媳妇,要舅舅凑点钱。老头看外甥要办正事,也很是感动,就给了他二十块大洋,又叮嘱他过几天就去看看他娶的媳妇。

大洋一到手,胡国华又成大爷了,跑到烟馆吞云吐雾了一番。想到舅舅过几天要来,胡国华又让扎纸人的师父给自己糊了个纸人,再画上眉眼鼻子嘴巴衣服头发,就像个真人一样。

过了几天,舅舅带着点心上门来看胡国华和他媳妇。胡国华早就把纸人用被子盖好了,借口媳妇生病了不能出来,只让舅舅掀开门帘远远看下。舅舅不乐意了,这小子这不是糊弄自己呢,今天非得看下外甥媳妇,有病自己掏钱给看。

胡国华哪敢让舅舅进屋,一直拦着。这一拦,舅舅更怀疑有鬼了,非要进去。双方争执之间,屋里一个女人掀开门帘出来了。胡国华吓了一跳,出来的女人正是那个纸人。纸人向舅舅施了个礼,说自己生病了没能出来迎接,现在已经好了,去给舅舅做个饭。说完,纸人就去做饭了。舅舅老眼昏花,也没看出个究竟,见到外甥媳妇这么贤惠,很是高兴,又给了胡国华十块大洋。

转眼到了晚上,纸人做好了一桌酒菜。舅舅开心之余,多喝了几杯,喝得伶仃大醉。胡国华却没有吃喝的意思,看着那纸人就害怕。当夜胡国华借了辆驴车把舅舅送回了家,自己也没敢回家,带着十块大洋去烟柳花巷逍遥了一晚。

第二天,钱花完后,胡国华被赶了出去。胡国华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硬着头皮回家。到家里一看,那纸人正好端端地躺在床上。胡国华怕纸人再次活过来,就把她搬到院子准备烧掉。纸人却突然开口说话了,说他好没良心,自己好心好意帮他,他却要烧掉自己。胡国华很是害怕,那纸人又说自己愿意嫁给他,问他愿意吗。胡国华哪敢娶她,战战兢兢地问她是人是鬼。纸人回答自己是鬼,只是附在了纸人身上,不过自己生前很是富有,陪葬的金银够他抽十辈子大烟。胡国华虽然心动了一下,却还是不敢要这没命花的钱。纸人看诱惑不了胡国华,就告诉他,以后混不下去了就去十三里铺荒坟找自己。说完,纸人就不动了,胡国华当即就烧了纸人。

胡国华用纸人骗舅舅的事暴露后,把舅舅给气死了。家里的亲戚也看不起胡国华,连口剩饭也不给他吃。这期间,胡国华几次差点活不下去,想去十三里铺,却终究忍住了。

胡国华的母亲留有一对檀木箱子,他一直想要当个念想。后来,烟瘾上来了,又实在没有东西可当了,胡国华就把箱子当了两块大洋买了块福寿膏。

回到家中,胡国华躺在床上就开始吞云吐雾。突然间,胡国华发现床上有一只大老鼠,体型有猫那么大,它也在吸食着烟雾。胡国华感觉有趣,抽了一口就吐向老鼠。老鼠也知道胡国华没有恶意,随他一起吸食。胡国华自抽大烟后,没人看得起他,这时有老鼠一起相陪,就把它当成好友了。此后,有一点福寿膏,必然等着老鼠一起享受。

胡国华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又哪有钱买福寿膏。没人能体会胡国华,他只能对老鼠感叹一番。老鼠好像听懂了胡国华的话,转身跑了出去。天黑的时候,老鼠跑了回来,嘴里还叼着一枚大洋。胡国华很是惊喜,连夜买了一块福寿膏,同老鼠一起吸食。自此,老鼠每天都会叼几枚大洋,胡国华再去买福寿膏吸食。这是胡国华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与老鼠以兄弟相称,称呼他为“鼠兄”。一人一鼠一起饮食,一起抽烟,胡国华还专门在床上给老鼠做了个窝,一起睡在床上。

半年的时间,胡国华的日子越过越好。村里有个无赖叫王二杠子,家里世代穷苦,因此等胡国华家破落后,总是欺负一下这个胡大少爷。眼看着胡国华什么也不干,却天天躺在家里抽大烟,王二杠子以为他做贼了,天天盯着他。只是,胡国华天天连家门也不去,最多只是去买粮食和福寿膏。找不到结果下,王二杠子等胡国华外出时,翻进了他家,要查探他的秘密。四下一看,就见床上一只大老鼠在床上睡觉,王二杠子随手提起来老鼠扔进了火炉上烧的一壶水中,想要看胡国华的笑话。

王二杠子还没走,胡国华就回来了。胡国华看到老鼠被烫死了,眼睛都红了,拔刀就砍王二杠子,连砍十几刀。幸亏胡国华经常抽大烟,没有力气,才没砍死王二杠子,他满身是血的跑去保安队。保安队立即带人捉拿了胡国华,不过当时都是军阀作主,那个小军阀正在保安队喝酒,看见后就问胡国华为什么伤人。等胡国华说明缘由后,军阀感叹他对老鼠尚且如此仁义,就收留他当了个副官,又把那王二杠子鞭打了一顿。

乱世之中,有一支人马就是军阀。胡国华所在的就是一个小队伍,没到一年就被打散了,他只能再次回家。

回到老家后,房子都塌了。胡国华只能把配枪卖了,换来一些粮食和烟土,勉强度日。不过,换来那点粮食又能吃几天,胡国华又想起了十三里铺荒坟。这时的胡国华当过兵,胆子也大了许多,终于决定去发笔横财。

在一个月光朦胧的晚上,胡国华点了盏风灯,扛了把铁锹,就去了十三里铺的坟地。说不害怕又怎能不害怕,胡国华喝了半斤烧酒,唱着山歌战战兢兢地去了十三里铺。

在十三里铺,胡国华很轻易地找到了那座荒坟。实在是那座坟太特殊了,棺材立着插在坟丘上,露出半截,一眼就看到了。胡国华心里也害怕,不过他想着饿死也是死,让鬼掐死也是个死,还不如豁出去搏一搏。胡国华抽了点大烟,精神更加亢奋了,就拿起铁锹撬开了棺材。只见棺材里有一具女尸容貌如新,却又不是两年前的纸人形状。不过,胡国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见女尸身上有大量的金银珠宝,直接就开始往下拿了。

胡国华正高兴时,女尸却抓住了他的手臂。那女尸睁开双眼,对胡国华说,你这小子果然是个财迷心窍的,要这心肝何用。说完,女尸抓出胡国华的心脏就吞了下去。胡国华只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一直对着女尸磕头。女尸告诉胡国华他做了自己的傀儡,也不会亏待他,只要给自己找六十四个女子让她吃了心肝就可以,否则就要了他的命。

这女尸是个尸魔,吃了六十四个心肝才算圆满。胡国华又哪敢不答应,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家中。摸着口中女尸给的两根金条,胡国华又想了个坏主意,他先把金条换成大洋,又去大烟馆抽了个痛快,就去山沟买了一个大姑娘。这个姑娘叫小翠,胡国华欺骗她说,是给自己当媳妇,却一直往十三里铺走去。

胡国华在路上遇见了一个人,正是孙国辅。孙国辅一看就知道胡国华被鬼缠身,急忙问他去哪,胡国华却怕耽误了时辰很不耐烦。孙国辅大喝一声“我只问你这行尸走肉一句话,你的心肝哪去了?”这下胡国华清醒了,急忙求孙国辅救命。孙国辅看胡国华也不算坏人,就让他拜自己为师,再戒掉大烟。胡国华哪敢不答应,连忙拜师。

月到中天时,胡国华带着小翠去了十三里铺荒坟。女尸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大骂了胡国华几句,撕开小翠的胸膛抓出心脏就吞了下去。那小翠早被孙国辅换成了纸人,心脏是个黑驴蹄子,女尸吞下后仰天长嚎,不一会就化成了骨架。孙国辅早已看见,急忙上前,从骨架中找到一枚赤红色丹丸让胡国华吃下,他的心脏总算找回来了。

女尸被降服后,孙国辅又找胡国华一起把她装进棺材。不料,那女尸的骷髅头骨对孙国辅吐了一口黑雾。孙国辅虽中尸气,仍是把棺材盖好,再铺上墨线,让胡国华烧毁了棺材。其后,孙国辅帮胡国华戒除了烟瘾,又传给了一些风水知识,胡国华娶了小翠,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孙国辅因为中了尸气,没几年就去世了。临死前,孙国辅把半卷《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传给了胡国华。胡国华凭着这半卷奇书成了有名的金点先生,搬山魁首鹧鸪哨和卸岭老大陈玉楼都曾找过他。再后来,胡国华把半卷奇书给了孙子胡八一,胡八一凭借这本奇书当了摸金校尉。

白纸人这段可以说是非常精彩,也是看鬼吹灯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小故事,非常有氛围感。不过,后来版本有的把这段给删改了,虽说更合理了,却是失色不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