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饶的网球专栏第四十六期 – 李宁网易体育频道

26岁的费德勒,日渐增长的已不再是球技,却是一种能让对手未战先衰的奇异气场。由他本人亲手打造的“10连败俱乐部”真正扩军:罗迪克、达维登科……这样的记录足以震慑诸侯。

我们一般认为,一个人如果要去争斗的时候,就要像将士上阵三通鼓一样,需要趾高气扬,踌躇满志,必胜之心张扬显露。

但很可能将是历史上最伟大网球手的费德勒,给我们的境界却是,当一个球手一层一层把外在锋芒全部褪去了,把一切的锐气纳于内心。这并不是说,他没有真正的斗志了,而是斗志内敛、精神内聚。只要他再往那儿一站,任何对手见了,马上就会不寒而栗,与之争斗的心早已落荒而逃。这种时候,叫做“其德全矣”,这样的球手才适合真正的争斗。

真正的争斗,取得胜利,在某种层面来说,不在于勇猛,不在于技巧,不在于策略,而在于德性。

很少有人不忌惮纳达尔的左撇子强力上旋,也很少有人不头疼纳达尔动画片人物似的脚下风火轮。如果纳达尔身上还有什么比这两样更恐怖的,那只能是,他对待比赛每一分的态度!

球员的状态在比赛中难免会有起伏,这原本就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有时,他们会一连丢掉7、8分,究其主要原因,多是因为注意力难以在一长段时间内高度集中所至。但是,我们注意到纳达尔,他的比赛却极少出现上述情况。

不论比赛是5-0领先,还是0-5落后,纳达尔的表现始终如一,每一分都像关键分一样一拼到底,眼神里每时每刻都透出对胜利的极至渴望!如大师兄莫亚所言:“无论什么时候,谁要想纳达尔白白送分给你,比登天还难。”

学习纳达尔始终如一,对胜利充满渴望,每球必争,严谨的比赛态度,你将带给对手额外的压力,取得更多胜利。

假如单看德约科维奇在更衣室里的那些搞怪模仿秀,多数人会认定,这是个随性、轻浮的年轻人。实际上,德约科维奇骨子里是一个善于观察学习的人。他已经把观察学习别人当成一种习惯。模仿其他球星也是一个人善于观察和学习的具体表现。

比如,硬地赛季期间,德约科维奇曾自我宣扬了一番:“这一年多,我从我遇到的每一个对手那里都能学到不少东西。尤其是费德勒,我感觉每场和他比赛都能学到一点新东西,在他面前,其实我变得越来越危险。”

从中你还不难发现,德约科维奇拥有一种成功的助推剂——野心。一年前,他也曾毫不遮掩地向媒体透露了自己的想法:“费德勒并没有人们所说的那么可怕,早晚我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在费天王很不屑,并伴有轻微“口水”反击的情况下,事隔一年,德约科维奇果真就在蒙特利尔大师赛的决赛,拱翻了费德勒。

也许论成就论球技,罗迪克比不过桑普拉斯、阿加西,甚至是张德培、考瑞尔,但如果论团队精神,爱国热情,对并肩作战没有太大兴趣的“四大天王”显然不足以与罗迪克相提并论!

当费德勒、萨芬等人总视个人安排决定是否出征戴维斯杯时,罗迪克从来都是义无反顾地领衔他的“兄弟连”,时刻和弟兄们战斗在一起。正是这位美国头号所表现出来的团队精神,让人们不禁要褒奖:眼下这是美国戴维斯杯历史上最团结的一支代表队伍。如今,他们已经闯进了决赛。

一个“发球+正手”的标准底线岁那年,勇敢地接受了教练以及他人的建议:开始了大量的发球上网。这样的改变对于一个已经成型的职业球员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挑战。面对对手一次又一次无情的穿越,罗迪克并未退缩,他选择了改变,他知道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就必须敢于付出代价。

无论对于业余网球者,还是职业网球者来说,网球的最大不幸就是,拒绝一切改变,技术上的,战术上的。只有不断地尝试和提高,这才是网球的最大乐趣!

很难想象,一个常年排名世界前五的ATP选手长期得不到服装赞助。毛发稀松,瘦骨嶙峋,个性沉闷,据说还患有天生哮喘病的达维登科似乎难以适合网球场上激烈的对抗,难以成为球迷的宠儿,更难以得到商家的垂青。可是,他常年位居ATP一流大师行列。

面对其它球员的翘首弄姿,万千粉丝追捧,千万商家竞争,达维登科没有悲观没有失落。他坦然面对这样的现实。站在网球场上让人看不到任何优势的他,总是在剔除了外界的一切干扰后,全身心地以一丝不苟的态度,不惜一丝体能,把自己的所有热量挥洒在网球场上——不断地训练和比赛。我想,这就是达维登科常年稳居世界前五的所有奥妙。

也因为达维登科不知疲倦的参赛,人们送给他一个“劳模”的称号,而且是一级。“一级劳模”的称号是名副其实的,“劳模”的故事也是鲜活的,“劳模”的故事则再次证明了“勤能补拙”、“一勤天下无难事”这样的道理。

如果你像“劳模”一样,没有太多的先天优势,但只要勤劳、专一,你也会在你的行业获得成功。

作为对手,ATP的其他球员无不对纳达尔的无限能量、战斗精神、死拼姿态大伤脑筋的。然而,令人惊讶的是,ATP里竟还有人能在这几个方面让纳达尔也大伤脑筋。他,就是纳达尔的西班牙同族——费雷尔。

除了球技、名气和身体都略逊,要单拼作风、拼斗志,费雷尔比纳达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最典型的拼命三郎。他会从比赛的第一分开始,与对手展开殊死的缠斗,直到比赛分出最终高下。很多高手都表示不愿和费雷尔比赛,因为即便获胜,其神经也将损失大半。

2007年,费雷尔将在职业生涯里首次参加年终大师杯的角逐。一个26岁的高龄新人,在其8年的职业生涯里,始终不卑不亢,坚持不懈,在前有莫亚、费雷罗,后有纳达尔的西班牙光环掩盖下,一步一个脚印的终于走到了今天的位置。这是对费雷尔兢兢业业、勤奋努力的最好回报。

看过冈萨雷斯打球的人都喜欢用“暴力”、“野蛮”,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一位资深球评家曾经调侃,像冈萨雷斯一样不计成本,不计后果,一味暴打的球员更适合去做重量级拳击手,如果他在网球场上这样干,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好结果。

类似的说法还有种种。但是,冈萨雷斯就是冈萨雷斯,他不会过多的在乎别人的评价,坚持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打球。事实上,冈萨雷斯“疯狂”的打法,被人戏谑为“只会进攻的正手”,并不像有的人认为的那样“二百五”。这实乃为一种缜密的百分率网球:如果10个正手抢攻里,成功6分,失误4分,成功率是60%,那就赚了,所以,我这样打!

毫不动摇地坚持自己的风格,越来越成熟的冈萨雷斯今年在自己的职业道路上,已经创造了历史新高点——大满贯单打亚军,ATP排名第五。

很多人包括费德勒自己都曾说过,加斯奎特是最像费德勒的年轻球员。换句话可以说,加斯奎特就是费天王钦点的接班人。

然而从出道时凭借一把与萨芬“双反屠龙”交相辉映的“单反倚天”将不可一世的费天王斩落于马下至今,两年多里,被众人看好的加斯奎特始终无法真正加入到一流球星行列里。眼看同龄人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穆雷的红红火火,加斯奎特上升的步伐显然落后了众小兄弟一截。

2007大师杯的名额争夺,起初很少有人留意整年里排名从未进入过10名以内的加斯奎特。然而不缺实力的加斯奎特一步一个脚印的后来居上,最后关头领到去往东方的最后一张机票。终于让自己有机会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与青少年时的老同学纳达尔们一分高下。由此也实现了自己年初定下“打入年终大师杯”的梦想。

一段时间的落后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前进的方向,梦想的目的地。兢兢业业,坚持不懈,你的后来居上,一鸣惊人,将是对自己的最大回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