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第一 IP《三体》正在衍生出一个庞大的世界,建设者囊括这个国家甚至星球上文娱产业最豪华的名单:游族,腾讯,B 站,喜马拉雅,奈飞至少在故事的开始,艺画开天,这个位于武汉光谷的中型动画公司,更像一个陌生的乱入者。但现在看来,他们可能是第一支真正抵达这个世界的队伍。

2021 年底,一年一度的B 站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艺画开天公布了广受期待的《三体》动画新 PV。公司宣布,目前动画已完成大概一半的制作量,预计在今年内上线。

作为一部构架庞大,元素极其深邃复杂的科幻巨著,《三体》开发之难从未被业界低估,各 IP 项目推进艰难,影视剧开发屡屡受挫,粉丝的期待在长久的起伏中酝酿着一个巨大的燃点,这一切让这部动画在尚未定档之际,就在 B 站吸引了 266 万人「追番」。目前来看,这部动画很可能是《三体》影视大项中第一个真正落地的作品。伟大的三体舰队终于起航,同志们请拭目以待。

那天,艺画开天CEO 阮瑞接到一个邀约电话,B 在通话中邀请艺画开天参与《三体》动画的制作。

彼时艺画开天刚成立四年,很多人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三体》之前,艺画开天仅有的作品都在二次元铁粉的圈子里,比如《疯味英雄》和《幻镜诺德琳》,出圈的《灵笼》还没有上线。然而在国内,有能力担纲《三体》制作人的动画公司只有寥寥几家,画风和硬核科幻的《三体》并不搭配。多名业界人士认为,即使《三体》IP 难度超出几乎所有本土公司能承载的份量,艺画开天仍然是一个可以被期盼的选择。那时,《幻镜诺德琳》在豆瓣的评分一度达到 9.6 分,和日本、欧美名作并列,这家公司还拿到了 B 站和腾讯的千万级融资。

但二次元圈子毕竟是一个相对狭窄的市场。艺画开天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谈到,公司一直渴望突破二次元圈和国际圈。显然,《三体》IP 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这部科幻作品自 2015 年获得雨果奖后,成为了无人不知的中国科幻最高成就的代表,粉丝无数。可以说,《三体》只要出现在屏幕上,无论拍成什么样,都一定会火。

在这部巨著面前,失败的先例太多,以至于很多书粉认为国产公司拍《三体》就是不自量力。「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第一个试验者是青年导演张番番,他是最早拥有《三体》影视改编权的导演。这个极具野心、眼光精准的青年导演在当年《三体》寂寂无声的时候,就用 10 万元从刘慈欣手里买断了这部作品的版权(后来 1.2 亿卖给游族)。这个故事已经成为传奇。但眼光和能力似乎并非一种武器。雨果奖之后,三体 IP 爆热,张番番起初拒绝了很多期待合作的公司,执意要自己拍摄这部巨著。五年过去了,经历了剧本研究、选角、拍摄、后期等漫长且耗资巨大的制作流程后,原计划在 2016 年上映的《三体》无声无息流产。

事后有媒体分析,「张番番和游族影业在当时均没有完整操盘制作一部电影的经验,缺乏对整体宏观状况的把握。」这些都是后话了,但显然,无论是在并不合适的团队人员配置上,还是在科幻电影特效的制作能力上,第一批仓促的探路者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

追随者面临的局面也并不乐观。腾讯曾发布《三体》电视剧的预告片,多数网友看衰,担心「皮似魂不似」。奈飞版的《三体》剧集受到的否定就更多了。在公布了首批 12 位演员的名单后,奈飞的创作团队想要脱离中国背景来叙事的意图愈发明显,中国观众自然不买账。

摆在当时的艺画开天和阮瑞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极度迷人又相当烫手的超级 IP,尽管动画和影视剧在制作流程和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但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难。以大部分国内公司的经验和技术积累来看,《三体》这种包含着硬核科技和极致想象力和 IP,就像可以轻易摧毁舰队的水滴,谁也无法说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接住它。

2019 年 11 月 17 日,在哔哩哔哩 2019-2020「bilibili 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三体》动画版推出了首支正式预告片,进一步展示了三体宇宙的动画设定,还原出原著中的黑暗森林法则,并宣布这一动画确定于 2021 年正式上线。

2021 年 11 月 19 日,国产动画《三体》公开了全新的海报,并宣布《三体》的全新预告片于 11 月 20 日在哔哩哔哩 2021-2022 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公布;11 月 20 日,B 站公布了《三体》动画新预告片。并遗憾宣布《三体动画》延期发布,最终上线 年。

第一个任务是改编。《三体》书粉众多,ETO 们在这方面是非常苛刻的。这也是《三体》IP 与其他科幻 IP 的不同之一,它是在中华文化的语境中讲述科幻故事的作品,浸染独特的中国语境和哲思,传统科幻片重设定轻文化的套路在这里并不适用,改编者不足够理解三体,拍出来的东西在粉丝那里,几乎肯定是「已阅,狗屁不通」。

《三体》动画筹备期曾广泛征集读者建议。「我们希望让观众在全局和细节上感受到强烈的中国气质。」创作团队在接受采访时说,书粉和创作者的关系用原著中的话概括来说就是:「我们是同志了。」「要让世界看到中国的文化生产力,在这方面,我们和读者是在一个战壕并肩作战的。」

《三体》原著涉及到各个专业领域的知识,为了达到更好地效果,艺画开天与专业的学术顾问团队几乎每次开会都长达十几个小时,沉淀下来 12 万字的研讨记录。

动画团队一位编剧接受采访时说:「为了能堆砌起一个有说服力的世界,我们会进入每个人物的处境去体会,即便有些群演的台词稍纵即逝,即便他们的背景不会被展开描述,但编剧在创作时,需要相信这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真实世界。」

这个庞大的世界要落实到具体的画面上,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大量的场景、大量的细节以及大量的动画建模。这是团队面临的第二个艰难任务。阮瑞在采访中也谈到,《三体》动画最难的地方在于,它的整个故事是高概念的。如何对概念做出合适的设计和探索,是一个巨大挑战。但相比于电影特效所需的巨大资金,动画是一个更可能成功的领域。刘慈欣曾说,他一直认为动画比真人电影更适合《三体》,指的就是动画更容易表现那些复杂、华丽的科幻设定。

艺画开天在 3D 动画渲染能力上位于国内公司绝对前列,这是这间公司最终获得《三体》超级 IP 的关键优势,只有三维特效才能够满足三体世界里的庞大架构。但这些优势在《三体》面前仍显薄弱,挑战时时存在。创作团队在采访中介绍,为了提高场景和画面的精度,他们引入了动作捕捉和面部捕捉的技术,还尝试增加传感器数量、提前适配演员与数字角色。「即使有压力,压力也会变成钻石。」

伴随着镜头的平移与旋转,色调暗淡的建筑丛林推进又推远,一张张人物的面孔穿梭其间,三体人用冷峻的声音,缓缓诉说着自己与地球人的不同与对立。

对书粉来说,惊喜的消息出现在 2021 年 11 月。近三年的等待后,艺画开天终于发布《三体》动画预告片,将观众酝酿多年的期待拉满。一时间,B 站和各平台解读无数,粉丝们似乎各个都是「拿着八倍镜」看视频,任何一点细节都不肯放过,试图从预告片中挖出《三体》动画内容的蛛丝马迹。

面对纷繁解读,艺画开天的创作团队十分坦然。「每一种解读都代表着一种理解,这些正是文娱作品应该带给观众的想象空间。」

一个触发讨论但总体好评居多的点是,预告片并不是如原著一般,从地球历史中抽取第一条线索,而是选择以三体人的口吻展开讲述。「我们不是在讲某一个种族,我们在思考宇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位编剧这样说:在创作团队看来,用三体人的视角来看待人类本身,是原著中最精彩的段落之一,如果缺少了三体人的视角,故事就难免落入「外星人打地球人」的常规结构。她说,团队希望通过更为客观的多重视角来表达科幻的、冷酷的宇宙气质。

但同时,阮瑞也在发布会上确认了《三体》动画将延期的消息。「虽然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很多准备,但还是低估了《三体》的深度和厚度。」

面对产品延期的事实,《三体 IP》的开发方,三体宇宙CEO赵骥龙显得很平静「如果给更多的时间会把事情做得更好,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选择。」

《三体》是一个磅礴的世界,IP 分支众多,开发方面对延期的淡定,除了对创作规律的尊重,很大程度上还是出自有「有屯粮」的底气。据赵骥龙所说,三体 IP「已经形成了每年 1-2 个大内容产品上线的节奏」。围绕大内容产品的曝光,其他的开发活动也在陆续展开。

赵骥龙认为,面对开发周期长、投入大的内容产品开发,谨慎地选择合作伙伴尤为重要。三体宇宙的一贯思路是发起一个项目,然后找最重视这件事情的平台,以及最好的主创团队一起做。与艺画开天的合作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在动画版《三体》堪称漫长的制作周期中,无论《三体宇宙》(《三体》版权持有者和张番番 10 万到 1.2 亿传奇的另一个主角)还是 B 站,都一直给予制作团队很大的创作信任和自由度。「他们(艺画开天)呈现出的对于《三体》的理解与三体宇宙出奇一致,和他们的探讨就比较顺利。」赵骥龙曾这样说。

在合作尚未敲定之际,艺画开天曾做出一份初版 PV,那也是该公司内部权衡是否要接下这个项目的一次试水。这个雏形阶段的版本展示的真诚和理解力打动了三体宇宙和 B 站。「在还没有达成任何合作的情况下,这个团队就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把他们认为符合《三体》气质、风格的动画展现给我们看,从这一点就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投入。」赵骥龙说。收到好评反馈的艺画开天也由此决定扛起重担。

赵骥龙加入游族是在 2016 年,代号「北海」(在《三体》中,他被视为有能力拯救地球的人之一)。「说白了就是喜欢三体。」实际上,最早做三体 IP 的人很多都是《三体》的粉丝,只是从各个论坛转移到了公司办公室,每天的讨论话题还是末日战舰和水滴这些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子。

2006 年,第一部《三体》连载于《科幻世界》。08、10 年二三部正式出版发行,《三体》凭借内容声誉,迅速在读者群体中辐射开来,出版物销量也一度创下新高。

一些三体迷利用网络进行同人创作,在主题论坛中讨论交流。网络技术的加持下,三体进一步传播扩散,马化腾、雷军等互联网行业领袖也加入讨论,他们的力荐在 IT 行业掀起了「三体热」,三体成为微博的热门线 年《三体》获得雨果奖成为「现象级」文化事件,推动了三体 IP 的第一个爆发风口。2018 年,三体宇宙文化发展公司正式成立,这被视为影视化三体世界建设的里程碑。

四年过去了,再向前,还有十年,二十年,不可预计的时光里,谁也无法想象可触可感的三体世界最终会被建设成什么样。此刻,它还是一片种植灵感的基地,而艺画开天的那一颗种子已经探出头来。

三体宇宙内部有一个「三体世界观小组」,这伙人被召集起来系统地编撰三体词典和世界观。现在他们已经编写了三本材料,每个项目开始前,这些资料都会给到像艺画开天这样的合作方,帮助理解《三体》。

更多开发计划也在稳步推进中。21 年底,三体宇宙与奈飞合作的 S 级英文系列剧开机。与腾讯合作的真人剧集、与艺画开天合作的动画,预计今年就能与观众见面。除此之外,还有大咖云集的科技纪实谈话节目《不要回答》,和他口中「现在还不能公开的影视产品」。

故事越讲越好。赵骥龙说,其中最关键是,「寻找各个领域最优秀的创意人才、创意团队合作。」在各种三体 IP 的开发项目里,这句话被一次次标亮。另一个显著的例子是,《三体》广播剧在连载更新两年后,以 9.6 的高评分和破亿播放量在喜马拉雅收官,不仅成为全网播放量最高的科幻广播剧,还在 21 年 4 月随着长征六号火箭搭载的「蓝星球」号卫星」,登上了太空。

前期策划时,三体宇宙与喜马拉雅就定下了「顶配」的方案。广播剧项目投资超千万,而让听众直呼「配音强」、「声临其境」的配音团队,正是策划出品了《杀破狼》,拥有阿杰、乔诗语等一众中国顶尖人气配音演员的「729 声工厂」。

对于 IP 的发展来说,重要的是「你的故事不能有一天被画上句号。」《三体》中的故事从上世纪 60 年代跨域到几千万年之后,跳跃大且中间有大量留白。显然,《三体》在故事的可扩容性上有非常大的优势。

《星战》IP 开发的成功例子被业界视为三体的榜样。自 1958 年起,黑泽明的《战国英豪》已经六十多年,「星战」IP 却一直保持着旺盛持久的生命力,迄今衍生出 15 部电影、58 部游戏、10 部电视剧以及一众广播剧、音乐剧等。

很多人认为「星战」IP 之所以能支持如此多的再创作,是因为原本的故事主题单一但背景复杂开放,提供了大量可延展的情节空白。比如在星战中,把故事中人物单列出来,创造出《侠盗一号》、《游侠索罗》这类人物外传。这也是《三体》三部曲的优势与令人遐想的可能性。

《星战》给三体 IP 建设者们的另一个启示,是对年轻粉丝的培养。「星战是通过少儿读物、玩具这些去培养一代代粉丝的。」「我们也在做类似的规划,包括像 B 站的动画,其实就是给更年轻粉丝的产品。」赵骥龙说。「现在初中的学生读三体已经非常普遍了。」三体宇宙曾经就三体 IP 做过征文活动,收到过一份几万字的读后感,而它的小作者只有 12 岁。

在他们的未来愿景中,三体 IP 可以成为像《星战》一样永不过时的流行文化,人们在《三体》的陪伴下收获快乐、汲取能量。

梦想之下,新的机会和可能性正在孵化。IP 变现最有效的途径之一,是不断发现新的场域,并在不同场域间「流转」。电影、国产剧、英文剧、动画;还有广播剧、舞台剧、漫画、体验展、联名三体宇宙的开发计划催化着三体 IP 的场域拓展。随着新的技术和内容形式的出现,拓展的边界也在逐渐扩展。

比如,去年 7 月举办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三体宇宙与商汤科技合作,推出了沉浸式娱乐新业态,希望探索一条 AI/AR+科幻的道路。在 AI 市场逐渐变得拥挤的背景下,商汤需要能够商业化落地的新场景,三体 IP 则在发掘新的内容承载形式和新的消费市场,双方合作的契机由此产生。

再比如,当「元宇宙」议题的讨论如火如荼时,三体 IP 和百度在希壤大会里,找到了数字展馆这个契合点。「我们在线下做过三体的沉浸展,但参观的人数有限制。」赵骥龙说,元宇宙给线上沉浸展带来了想象的空间,也给《三体》带来了新的内容体验形式。

IP 的开发和运营需要对变化保持机敏。赵骥龙总结说,「当每一个时代出现新的内容形式和新的技术手段的时候,就应该去设想它如何和 IP 结合。」对于 IP 开发公司来说,每一次的「场域」突破都可能带来新的受众和新的消费场景,而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变现」机会。

三体宇宙为了三体 IP 的开发运营而建立,未来他们也希望有机会吸纳更多优秀的 IP。但「不急」,赵骥龙说,「我们觉得把这三本书拍完,可能 10 年时间就过去了。」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Park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