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城,为一族之中心,众神聚集,是罗刹族圣境修士挤破头都想常驻的地方,修炼环境远胜别处。

换做是星空战场没有爆发的时候,一座城,就能聚集整个罗刹族三成以上的圣境强者。

即便是现在,向神狱所在城域出手的罗刹族圣境修士,也浩浩荡荡,数之不清。仅神灵就有上百尊!

可想而知,等到风雷诛神阵彻底毁掉,他肯定扛不住大罗神印和万千罗刹的攻击,有陨落风险。

纵目神尊冷哼一声:“罗刹神城的威能,何止于此?若尘小儿根本不会运用大罗神印,否则,借神城之气,借全城罗刹族修士之力,别说修为没有恢复的古辛和师智,就算是定祖,也要被。现在城中的罗刹族修士,没有八大战神的统帅,一盘散沙而已。”

做为昔日地熵神国的君主,纵目神尊对罗刹神城一直抱有敬畏和憧憬,年少时,也曾狂傲,梦想入主其中。

齐琳道:“该我们动手了!事已至此,想要暗中控制罗刹族,已是不可能。唯有大开杀戒,以城中罗刹为血食,提升我们的修为,争取尽快破大自在。你不会下不了手吧?”

纵目神尊背后,一轮紫红色的神阳浮现出来,释放熵之神力,驱散邪刹云,磨灭一切幻象。

阵法世界是白色沙漠,天空万里无云,一颗颗恒星照耀着大地。恒星以奇异的规则排列,显然是某位神灵的星魂神座。

罗刹族八大战神之一的夙战神,从沙尘中走出,身高一丈二尺,光头大如水缸,身上覆盖红色战甲,一块块黄铜般的肌肉露在甲外。

“纵目,我们昔日乃是最好的朋友,纵然你是量组织的量尊,我也从未想过要杀你,只当是各有各的道。但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可以对自己的种族下杀手。从今日起,恩断义绝!”夙战神道。

齐琳脚下血海涌动,九根若有若无的丝线飘在身周,在上空神座星球的照耀下,时而发出白色光华。

千汐女神君一身青衣凤袍,双目蒙着青色丝带,站在青铜阵塔的顶端。她脚下一座圆圈阵盘缓缓旋转,手持一支三尺长的玉笔,配有青丝笔穗。

她是罗刹族七大神国之一千汐神国之主,也是唯一的一位女神君。不修武道,修精神力,曾得到过天姥指点,算天姥的半个弟子。

张若尘感应到了邪刹之气云中的变化,顿时明悟,知晓罗衍大帝必是有后手,这倒是免去了他的后顾之忧。

神狱上空,护城神阵的阵法铭纹快速汇聚,形成一团紫青色的光球。毁灭性的力量,在光球中孕育。

大罗神印威能暴增,将风雷诛神阵的所有阵旗全部压断,就连魔神石柱都轰然倾倒。

古辛被雷电的力量劈得与魔神石柱分离,半个身体被打碎,浑身冒黑烟,伤得不轻。

罗衍大帝的身影,在天穹显化出来,映照在护城神阵上,道:“神城中的罗刹族修士听令,诛杀雷族师智和魔神古辛。罗定乃罗刹族叛逆,不再是神城之主。”

之前,他们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张若尘,完全是出于对天姥的崇拜,对大罗神印的遵从,才出手。

之前看不清局势,没有冒然出手的神灵,此刻纷纷皆驾驭神殿,率领座下修士,赶去神狱助拳。

血屠的声音,从银白色神袍中传出:“师兄,我们现在算不上占据了绝对上风,胜局已定?我想出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张若尘看着被护城神阵打成重伤,又被群殴的古辛和师智神尊,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

毫无疑问,执掌逆神碑的罗衍大帝,已破了六合阵,从二大人手中夺取了定祖山中的护城神城控制权。

“别那么着急的想出来打扫战场,现在城中的无量,超过十尊,谁敢在这个时候贪婪,就是在找死。”张若尘道。

只要二大人能够将罗衍牵制住,使得罗衍无法随心所欲操控护城神阵,定祖心中也就无惧。他目光,向张若尘盯去,杀气凌冽。

定祖能看透的事,张若尘自然也能看透。但,如今战局扑朔迷离,量组织和罗衍大帝布的棋子,相继现身,在一处又一处关键之地斗法。

一团黑色鬼云,从防御阵法的缝隙中逸散出来,飘在半空,yabo22vip亚博阴森厚重,携带有一道道大自在无量级别的规则神纹。

张若尘脸色激变,猜到量组织在族府布的棋子是谁了,以尊的修为,绝不是其对手。

定祖大步向前,煞气节节攀升,道:“神荼鬼帝已经出手,族府中的护城神阵即将落入我们手中。你现在献出一半神魂,臣服本座还来得及!”

张若尘向不远处的大罗神宫看了一眼,道:“既然如此,没有办法了,我只能随公主殿下前去皇族祖地。”

张若尘挥手将大罗神印打出,化为一面磨盘大小的盾印,半个盾印,沉入地底,被阴阳双叉戟撞得,在宫门前犁出一道百米长的深沟。

《万古神帝张若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万古神帝张若尘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