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都可看见星空中的脉络带,多彩斑斓,数不清的生命星球悬浮在里面,拱卫神城。

身旁,不时有散发神威的车架行驶而过,又有铁骑穿梭在街巷间。其中一些圣宫、古楼、灵山中,皆有战斗波动传出,血腥气浓厚。

罗衍大帝与他座下的那些神灵,还有关系亲近的势力,掌握着罗刹族庞大的产业和利益。

混乱、杀戮、暗潮汹涌、波云诡谲,数以千计的大大小小势力,以神城为棋盘,正在角逐。

但对罗刹族而言,大罗神宫才是权力中心,族府几乎只是一个摆设,只具有象征意义。

若先救人,再对决。对方必定开启罗刹神城中的全部护城大阵,那时别说张若尘,就是诸天也未必能逃走。

张若尘看着大开的府门,心中已经有数了,于是,将逆神碑取出,放在了门口。随即,迈入进去。

“我无意插手罗刹族内部权力争斗,只为带走罗乷和罗生天,希望阁下能行个方便。”

张若尘迎着风,走在空无一人的青石板上,脚步声极有节奏,像是战鼓一般,一拍一拍,一阵一阵。

唯有张若尘如同一粒黑点般,站在里面,望向巍峨如山的黑色神殿,一步步走近。

张若尘道:“一路走来,满城乱象。潜藏在暗处的神灵数都数不过来,其中不乏有非罗刹族的神灵。这你都能坐视不管,却偏偏要盯着他们兄妹。做为族府的镇守者,你太失职了!”

火光中,声音传出:“既然你知晓城中局势,就不该来火上浇油。你若强闯神狱,去救他们,就会点燃这一切,所以本尊一定会阻止你!”

尊道:“你是天姥神使,本尊不想与你为敌。天音是不是量组织成员,你应该比本尊更清楚。走吧,离开这里。你若真想救他们,就去取天姥的天旨,那时本尊绝不拦你。”

张若尘取出神剑,手指捏成剑诀从剑锋上划过,道:“我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尊认为,就凭你这几句话,能让我退走?”

尊知晓再说任何话都是多余,头顶宝轮转动,火焰神境世界中的规则急速流动了起来,道:“答应我,若败给了我,就赶紧离开。”

天地间的火焰沸腾,化为青鸾、凤凰、麒麟、饕餮等等狰狞凶烈的光影,铺天盖地向张若尘压了过去。

尊绝非寻常神尊,是乾坤无量巅峰的修为,只在那几位大自在无量之下,是可以列入整个罗刹族前十的绝世人物。

那些火焰光影撞在张若尘身上,自动散开,化为一缕缕火焰,被张若尘吸收进太极四象图。

使得四象之一的太阳“星海”中的一颗颗星辰被点亮,快速璀璨,变得恒星般炙热。

本以为他刚刚破入无量,战力最多在乾坤无量初期的顶层,所以,刚才出手,只用了两成神力。

张若尘道:“多谢尊的好意,但你若想击败我,得拿出全部实力才有机会。而且,机会是零!”

张若尘不想耽搁时间,身体消失,下一瞬,穿透尊的护体神纹和神光,出现在他身后,相距仅有两步。

尊面不改色,沉稳的道:“始祖神行衣,始祖靴,凭这两件至尊,你对上乾坤无量巅峰,的确是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也只是不败!”

张若尘被那股强横的冲击力,震得飞射出去,定住身形后,看向手中神剑,又看向远处的尊,道:“不愧是尊,好厉害的肉身。这身皮,就是传说中的罗刹族至宝祖战衣?”

“轰隆”一声,张若尘玄胎的位置,涌出九彩色的始祖神气和始祖神纹,将尊的神境世界冲击得支离破碎。

尊的脸色彻底变了,叹道:“难怪你有如此底气!好吧,本尊承认,不是你的对手。”

尊和张若尘重新显现在族府中,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一个在神殿门口,一个在下方的广场上。

尊沉思许久,道:“星空战场的大局已经稳定下来,罗刹神城波云诡谲,真正的凶险皆藏在暗处,连本尊都有些看不清。”

正是有逆神碑镇住了族府中的神阵,张若尘才有直面尊的底气,哪怕真的演变成生死交锋,也无所畏惧。

尊的声音,忽的传入张若尘耳中:“神城中最大的威胁,不在这里,在定祖山城主殿。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来之前,张若尘专门去了一趟星空战场,详细了解了罗刹族的近况,可以肯定,定祖一脉的无量强者,都不在神城。

张若尘生出了一些猜测,但,无论前路何等凶险,今日他都要带走罗乷和罗生天。

刚刚走出族府,他心有所感,抬头看去,在那缥缈的夜色下,一道熟悉的倩影,从一排古建筑的阴影中走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