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3日,周一。逢周一全天闭馆的故宫博物院并不冷清,一台黑色奔驰越野停在了太和门外的内金水桥前,两名身着便服的年轻女士在车前悠然合影。

1月17日,微博认证为国航乘务员(后被证实已离职)的女子在微博发布该图片,随后引起轩然大波。由于故宫数年前就声称已经禁止外部车辆入院,因此闭馆日“故宫开大奔”事件立刻引起网民和各路媒体的质疑。

“大奔女”迅即被网民起底,就读长春理工大学考试时作弊、2018年就自国航离职等信息浮出水面,该女士的一则美国房产照片更是将铝业巨头忠旺集团也牵扯了进来。

该事件最终以故宫博物院方面道歉而告一段落,忠旺集团则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否认关联,称“大奔女”及其房产与忠旺集团或公司大股东刘忠田均没有任何关系。这也成为微博账号“中国忠旺”转发量最高的一条消息,转发超过三千次,点赞数超过了八千,评论区则选择了关闭。

这一乌龙事件之后,除了少数的公司宣传新闻外,“中国忠旺”官方微博继续数年如一日的发布早安鸡汤,少人问津。

在公司运营层面,忠旺集团却一直受到外界的关注,来自美国方面的避税指控、借壳上市失败等负面新闻不断,但整体运营看上去仍没有大碍。直到2021年半年报无预警推迟、股票停牌一个多月以后,东北铝业巨头中国忠旺突发爆雷。

今年8月30日,中国忠旺(在香港联交所宣布,基于当前所获得的资料和工作进展判断,集团无法如期发布中期业绩。同一天,中国忠旺停牌,至今仍未发布上半年业绩。

外界等待了一个多月后,却等来了爆雷的消息。10月15日,中国忠旺公告称,当天收到下属公司辽宁忠旺精制铝业有限公司(下称辽宁忠旺精制)、辽宁忠旺集团的通知,因重大亏损和运营困难,下属公司及其子公司已经出现严重经营困难,无法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当前问题。

同日,中国忠旺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全部宣布辞去职务。中国忠旺在声明中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与有关方面沟通寻求帮助,将最大限度保障下属公司及其子公司后续的平稳、有序运营。

从过去几年的经营数据来看,虽然负面新闻总是时有出现,但已贵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的工业铝挤压研发制造商的忠旺集团,整体经营情况似乎还没有到严重经营困难且无法自救的程度。突然的爆雷,让外界摸不到头脑。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连同其附属公司,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及亚洲最大的工业铝挤压产品研发制造商。

近期公告突然爆雷的辽宁忠旺精制和辽宁忠旺集团是中国忠旺的主要业务主体公司,中国忠旺分别持有上述两家公司100%和96.55%的股权。

细究中国忠旺旗下公司爆雷的原因,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也似乎都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首先就是今年电解铝市场价格走高,对下游铝型材企业利润造成了挤压。但同一时期,下游市场需求也保持旺盛态势,包括天山铝业、南山铝业、中国铝业等在内的铝业上市公司,均实现了业绩和净利润的大幅增长,中国忠旺是铝业市场的一个异类。

其实在经过去年疫情猛烈冲击之后,对于今年的市场前景,中国忠旺原本也十分看好。2020年报里,中国忠旺董事长路长青在致谢中寄语称,凛冬已退,春山在望。中国忠旺年报预计,在中国经济及全球经济的复苏下,中国铝加工行业将企稳回升;同时,公司与奇瑞、比亚迪和一汽等诸多知名汽车厂商开展了技术合作。潜台词是,今年仍将是很好的一年。

2020年,中国忠旺实现营收204亿元,2019年同期为235.8亿元;年内利润为18.38亿元,2019年同期为31.78亿元。业绩有所下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今年3月香港立信德豪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国忠旺的2020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但该保留意见的基础也仅是公司在海外港口存放6.31亿人民币的货物,由于疫情影响无法安排盘点。中国忠旺方面表示,随着全球疫情逐渐得到控制,这批存货将会很快得到妥善处理。

中国忠旺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持续帮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中国忠旺公司公开年报得知,自2011年以来公司每年都接受数额不定的政府补贴,每年从两千多万元到接近五亿元不等;累加可知,十年来中国忠旺累计收到政府补贴约23.5亿元人民币。

另一组数据则略显反常。2020年底,中国忠旺的流动资产净额为负74.3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91.5亿元;公司总资产1279.7亿元,负债总值为910亿元,银行及其他借款就高达669亿元;公司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等应收款项高达319亿元,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只有3.6亿元,较2019年降幅约六成。如果是在2018年,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高达150.5亿元。

2013年,忠旺集团冠名赞助了香港凤凰卫视资讯台的一档新闻栏目,《忠旺总编辑时间》在每晚10点准时对外播出,颇有商业思维、全球视野的味道。

除此以外,忠旺集团在多家电视媒体上也十分活跃。但忠旺集团创始人刘忠田却异常低调,哪怕是在成为东北首富后,关于他的致富故事仍众说纷纭。

有传闻称,刘忠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双轨制的机遇中,收获了最早的发展经验和资本积累。

一个更为质朴平实的故事版本是,1978年,当时14岁的刘忠田带着借来的200元在长白山做起了木材贸易。此后,刘忠田相继转战化工、钢厂耐火涂料、为水泥厂提供塑编袋等业务。

1993年,29岁的刘忠田在辽宁创建中外合资的辽宁忠旺,专门从事建筑业门窗框用铝型材。

刘忠田准确地踩上了行业的风口。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他创建起来一个“铝业王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伴随着中国城镇房改的启动,国内建材市场也迅猛发展。到2000年,忠旺集团产能已经达到30万吨,之后又先后进军工业铝挤压市场、交通领域以及船舶制造行业。

2001年,有美国资本提出收购忠旺集团,最终被刘忠田谢绝,但这也让刘忠田嗅到了这个行业广阔的前景。到2008年,忠旺集团产能已经达到53.5万吨,位居亚洲第一、全球第三。2009年,中国忠旺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融资98亿港元,成为当时金融危机之后,全球最大的IPO项目。同一年,忠旺集团的工业铝挤压产品销量也正式跃升全球第二。

急剧增长的财富也让刘忠田成为财富榜单上的常客。到2009年,刘忠田以超过200亿的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8名。

近些年来,公司新工厂和业务线不断拓展,但刘忠田与他的忠旺集团却屡遭不顺,借壳上市失败、美国的避税指控都使刘忠田及其忠旺集团屡次遭遇质疑。中国忠旺股价连年走低,公司市值与创始人的财富也随之缩水。

到2020年,刘忠田及家族的财富已经缩水到了114亿元,位列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354名。截至目前,中国忠旺的股价已经从最初的超过11元/股跌至1.68元/股,港股市值91.55亿。

2007年和2008年,忠旺似乎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境地,相继发行6亿元和20亿元债券来筹资。但紧接着,来自美国的泰山投资集团和美国世达资本有限公司的3亿美元注入忠旺集团。

2009年5月,忠旺集团在香港上市,正逢中国的4万亿计划推出,首都机场扩建、北京奥运等诸多重大工程相继开启,忠旺集团获益颇丰。但在此后数年,来自美国的质疑接连不断,美国司法部曾指控刘忠旺涉嫌逃避巨额关税。这些均被忠旺集团否认。

2015年,一家名为Dupre Analytics的不知名机构揭露中国忠旺虚假销售、向美国走私铝制品逃避关税。这家不知名的做空机构,背后其实就是浑水。2017年,美国方面调查直指忠旺在2011年-2014年向美国出口大量“并无应用场景和真实用户”的铝制托盘,由此逃避高额关税。

忠旺方面则多次否认了这些指控,但美国方面并未罢手。今年8月23日,美国司法部披露,当地一个联邦陪审团认定,中国忠旺创始人刘忠田牵涉的六家美国公司,涉嫌逃避关税18亿美元。据称,美国有关方面将在12月举行量刑听证会。

在避税质疑之外,忠旺集团的借壳上市计划在多年之后也未能达成。2016年3月,中房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中房股份,现*ST中房,600890.SH)披露称,中国忠旺拟通过分拆工业铝挤压业务入中房股份实现借壳上市。但这一计划多年未有更多进展,2019年8月,中房股份终止与中国忠旺的重大资产重组。

2020年3月,借壳交易计划再度重启,*ST 中房披露重大资产重组草案,拟作价305亿元收购忠旺精制、忠旺集团等股权;交易完成后,忠旺精制将成为上市公司新控股股东,刘忠田将成为公司新实控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